查看: 234|回复: 0

[行业探讨] 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折射出中美科研的真正差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8 14: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 | 佑斌(ID:patent12345)
作者 | 佑斌

03.jpg

最近,中国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团队,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婴儿已经在中国诞生。贺建奎的团队采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对受精卵的CCR5基因进行基因编辑。CCR5基因与人体免疫系统相关,CCR5 基因表达的蛋白能够成为艾滋病毒的受体,破坏CCR5基因能够减少艾滋病毒感染的可能,但是也会减少对其他病毒的免疫力。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贺建奎团队编辑的是一对完全健康的婴儿。他们只要注意卫生措施完全可以避免艾滋病的感染,这样的基因编辑毫无必要,而且CCR5基因表达的蛋白并不是艾滋病毒唯一攻击的目标,还有其他的基因能够产生艾滋病毒的受体,就算这次基因编辑成功了,这对婴儿依然不能对艾滋病毒免疫。

如果基因编辑胎儿是为了治病,比如有人因为患有严重遗传病,生出的孩子有缺陷或者无法成活,正常情况下,不能产生健康的后代。这时候如果基因编辑的技术,让他们也有健康的后代,这个只要技术成熟还可以接受的。但是拿健康的婴儿试验,制造一种人为的基因缺陷,而且这次基因编辑从理论上也并不能防止艾滋病的感染。这毫无意义,风险和收益严重不对等。

这个团队的做法也违法法律和伦理,2003年科技部和卫生部联合发布了《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基因编辑的胚胎不得超过14天,也禁止植入人体,他们直接制造基因编辑婴儿,公然违法。而且该研究未发表学术论文,更未经过同行评议,直接通过媒体发布,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旗下基因诊断企业进行商业宣传和铺路。这不是科研,这是拿人命当成商业炒作的炮灰。

贺建奎团队在伦理申请文件中提到这将是超越诺贝奖的成果,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他们采用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来源于美国,相关专利也是属于美国。发现CCR5基因缺陷能够抵抗艾滋病毒的也不是他们,而且尝试修改基因治疗艾滋病的研究一直都有人做,甚至利用基因编辑技术修改胎儿基因的试验在中国已经做过几次。

04.jpg
2016《自然》杂志关于基因编辑胚胎的新闻

基因编辑技术是一项高科技,在农业、医药、医疗上具有广泛的应用。目前作物育种、药物研发、疾病治疗等很多方面都依赖基因编辑技术。发达国家都在该领域投入大量资金,美国在新一轮的技术出口限制名单中,第一项就是生物技术,其中就包括基因工程,而基因编辑技术是基因工程的核心。

贺建奎的团队采用CRISPR-Cas基因编辑技术就来源于美国,主要发明人是来自加州大学的JenniferDoudna和博德研究所的张峰,博德研究所是隶属于哈佛大学和MIT的独立研究机构。加州大学和博德研究双方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领域申请了几百件专利,双方为争夺基础专利的所有权还进行了诉讼,Jennifer Doudna认为自己最先发明CRISPR-Cas基因编辑技术,张峰团队申请的专利在后,不应该被授权专利权。但是美国专利局认为Jennifer Doudna的专利虽然申请在先,但是权利要求比较宽,而张峰团队的专利主要是针对动物的细胞,因此两家的专利并不重叠,双方都有效。

加州大学和隶属于哈佛大学和MIT的博德学院对CRISPR-Cas基因编辑进行了广泛的布局,在全球几十个国家共提交了几百件专利申请,涉及到CRISPR-Cas的各个方面。CRISPR-Cas在中国都提交了十几项专利,将来一旦授权。所有商业上运用该技术都获得专利许可,包括农业、医药、医疗上,这个专利的收益保守故意能够达到几十亿美元。这也是美国的三所大学对专利权如此重视的原因。

05.jpg
CRISPR-Cas领域在中国布局的专利

2018年9月,美国医药巨头吉利德宣布与Precision BioSciences 公司合作,利用后者的ARCUS基因组编辑技术开发乙肝治愈药,吉利德为此需支付4.45亿美元的技术许可费。ARCUS是Precision BioSciences的基因编辑平台。可见未来的很多药物开发都离不开基因编辑,仅在这一领域的市场前景都无法估量。

在全球前100名的基因工程相关专利申请人中,无一家中国公司,相关技术几乎都被欧美、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等国家的企业垄断。各大企业从基因编辑技术本身和在农业、医药方面都布局了大量的专利。

06.jpg
基因工程专利全球百强

相比较于美国的科研机构,贺建奎团队完全是剑走偏锋,拿婴儿当小白鼠做了一项几乎无科研价值的研究,这实际上拿国家的经费为自己的企业进行商业炒作。这样的试验既没有社会效益没有市场前景,更不会产生自主的知识产权。

而就基因编辑技术本身而言,中国两年前才发生过韩春雨论文撤稿事件。2016年5月2日,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作为通讯作者在《自然·生物技术》发表了《NgAgo-gDNA为导向的基因编辑技术》论文。该论文提出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声称该技术比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更有效率,而CRISPR-CAS9作为新一代基因编辑技术,素有最小基因剪刀之称,在医疗、农业、药物产业中有广泛的应用前景,一直是诺奖的大热门。韩春雨的论文一经发表就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国内媒体更是直接称其诺奖级成果。

论文发表后,韩春雨一夜爆红,媒体铺天盖地报道韩春雨的事迹。一位非名校出身,也无留学背景,更无大量科研资金支持的副教授,竟能在简陋的实验室做出世界级的原创科研成果,着实震撼人心。这篇论文也为韩春雨带来无数的荣誉和资源。韩春雨随后当选为河北省科协副主席、河北省最美教师,成为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和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的候选人。项目总额达2.24亿元的河北科技大学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也获得批准。

然而,论文发表之后不到20天,原清华生物学教授颜宁就在微博提出论文的可重复性问题。此后,来自澳大利亚、美国、西班牙的科学家陆续指出韩春雨论文的实验无法重复。2016年10月份,国内外20多名学者联名撰写文章,通过论文的形式正式提出韩春雨论文中的实验无法重复。

越来越多的人提出韩春雨论文的实验无法重复,根据规则,自然杂志要求韩春雨公开原始实验数据,否则就会撤稿,但在杂志撤稿前,论文作者可以主动撤稿。2017年8月3日,韩春雨团队主动撤回该论文。

为应对广泛的质疑,河北科技大学学术委员会成立调查组对韩春雨的论文进行调查,经过一年的调查,2018年8月31日,河北科技大学官网发布了“韩春雨事件”调查结果,认为该校副教授韩春雨的撤稿论文已不再具备重新发表的基础,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

韩春雨论文虽然撤稿了,但是韩春雨领衔的基因编辑中心已经获得了两亿多的科研经费,而且对于撤稿原因也不是国家调查,而是河北科技大学自己进行调查,未发现主观造假情况这个术语也听上去莫名其妙。

在基因编辑领域,国家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丑闻却一个接一个。要么是把健康的胎儿当小白鼠,做无意义的研究,博取关注进行商业炒作,要么是涉嫌学术不端,只为了发表高影响因子的论文。这些研究不产生任何有价值的知识产权,只为研究者个人带来了名利,浪费了国家资源。而美国在这方面的科研,从基因编辑技术本身,牢牢掌握了核心专利,在基因编辑的应用方面,从农业到医药进行全方位的产业布局。

虽然基因编辑婴儿和韩春雨基因编辑相关论文撤稿事件不能代表中国科研的全部,但这两起事件引起的轰动效应必须引起警惕。美国虽然也有很多问题,但至少在基因编辑这方面,可以看到他们科研的方向和效率,解决了社会问题,获得了经济效益,而我们在这方面的投入变成了毫无价值的炒作,成为论文和商业炒作的工具。

如果这些行为不能及时得到惩处,以后浪费的资源只会更多,而那些真正在一线从事科研的人反而拿不到经费,最后相关的产业只会拱手让人。打击这些不端行为,是对那些兢兢业业真正做研究的科学家一个交代,也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必要举措。

来源 | 佑斌(ID:patent12345)
作者 | 佑斌
地址 | https://mp.weixin.qq.com/s/FPb0z0zPE1q1psiyeG6mrg


#本文不代表思博立场#
思博APP.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思博

本版积分规则

fastpost

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联系我们|思博网 ( 京ICP备12050374号 京公安备11010802012124 删帖规则

GMT+8, 2018-12-11 17:44 , Processed in 0.082355 second(s), 1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思博网

© 2013-2017

实名认证

应国家法律要求使用互联网服务需进行账号实名认证。

+86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