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一入IP深似海》--连载4

发布时间:2022.05.05查看:2681 评论:4

《一入IP深似海》,又名《IP双骄》,中长篇小说,写了两个资深IP人,在不同的城市,各自求索,在各自的道路上,角色不断地转换,并经历各自的感情线,最终在另一个城市交汇的故事。小说意在揭露IP行业(尤指专利)扩张期的社会乱象和和扯淡属性,广大知识产权从业者沦为廉价劳动机器,主人公在经历了这些后认清了荒诞的现实,看清了IP业职场、老板、行业的本质,并且意识到真正的信念来源于自己的内心!于是乎丢掉幻想,追求自己所爱,在觉醒、重建、成长、解谜、破圈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作者:老坛
微信号:kangshifu009

7
鹭岛之远望

        三晶集团(Tr
i-crystal Group),鹭县优势产业示范企业,高新技术企业,A股上市公司

    主营产业是电器元器件,为高端设备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础部件。有两个基地。在鹭县的主厂区,以基础机械部件为主,这主要是因为创始人王总早年在此地引进源于宝岛的模具和车床技术,以近便的地理优势和较低的成本快速发家。在江都城的新产业事业部,涉及电气设计和精密电气模块的制造,是属于高端的领域,也是目前三晶利润的主要增长点。

    三晶集团鹭岛主厂区办公室。

    “鉴于你的情况,我们把你调到快递收发室。这也是公司能做的对你最好的安排了!”

    三晶集团人力资源部门,白惊鸿的主管对工人喝道。动作幅度有些大,惊落了白惊鸿办公桌上的一张纸,电脑一角的绿叶植物微微颤动。

    白惊鸿坐在旁边,听着人事主管对工人的步步劝退,用着“克制”的语气。

    “领导。这是个意外!我们工段情况特殊,总有一些突发的情况...

    “可这样的意外发生了五次!今天这个事就到这里,回去等待公司决定。”

    事后,白惊鸿找到人事主管,“陈工段长是我招进来的,我要为他说两句。”

    白惊鸿想为他仗义执言,他认为,陈工段长充其量只是举止粗犷,并没有伤害公司根本利益,且有一定能力,对公司也有贡献,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如果他走了,也会对自己这个月的KPI有影响

    然而,人微言轻。初入职场的毛头小伙,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

    因为人事主管不那么想。在主管看来,陈工段长是有心理问题的。不管贡献如何,于公司而言,这就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

    下班后,他找到白惊鸿,那晚一直聊到深夜10点,主管走后,白惊鸿久久未离去。没想到这一晚上成了白惊鸿未来命运的转折点。

    是的,他也曾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意气风发,深感自己前途光明;严于律己,每天晨跑,广交朋友,醉心社团活动。

    大学校园里,羽毛球场上挥拍如雨,辩论场上神采飞扬,人又实在太帅,引得一众MM追随

    在一次校级羽毛球比赛中,因一个难以想象角度的中场反手勾对角,进入决赛圈,由于动作实在过于装B,从此在学校被称为“羽界B神”。之后一路飞跃,过上了边打着球、边换着女朋友的“爽歪歪”大学生活。

    是他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们的风中少年,小黑娃。

    咳咳,说错了,是白惊鸿。

    现在,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一个自己极力推荐的人通过“蒙混过关”进入公司,并对公司的生产造成了损失——付出代价。

    他要为这一切承担责任,不仅仅为自己招了个“有问题”的人,也因为自己发自内心地坚持为他辩护。他意识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他怀疑自己在这里的意义,认为自己或许不适合HR这个职业

    “我是为了运用自己所学,来到这里。来了这个所谓‘大厂’,却变成了一颗螺丝钉。每天除了打电话,就是搜罗简历看各色人等。单调枯燥,又看不到上升空间,都是为了KPI。这次为一个员工争取,才能感受到自己一点点的价值。当初来这里的目标一个都没实现,也没希望实现。哪怕是站在公正或公司的立场上,因凭自己心意做事,多次被人事主管说:年轻气盛,不‘圆滑世故’。”

    惊鸿如是想。

    几天后,陈工段长不出意外地辞职了。人事主管早就认为白惊鸿不太适合干HR,让他可以试试公司其他岗位,简称调岗。他给了两个选项。

    选项一是研发,从学徒开始,他觉得惊鸿平时爱学习,也有自己的想法;选项二是IPR,按公司叫法,叫专利审核员,主要负责写专利技术交底书和审回稿,理由是用人部门领导的要求这个岗位需要文笔好,而惊鸿文笔不错。

    深夜的办公室,白惊鸿开窗眺望,一任海风侵袭着他的身体,激荡着他的心灵。自己的职业生涯就像点点渔火一样在海平面上摇摇晃晃,绵延像海里每一个无名的浪花;曾经远大的理想犹如彼岸的金门岛一样亦真亦幻,看似不远,却离相拥入怀遥遥无期。

    白惊鸿直到1点才回家。他没有选择辞职,毕竟饭碗要紧。鹭县这个地方,像三晶集团这样的上市巨头公司,寥寥无几。

    “既然有内部调岗的机会,暂且不妨试试吧。”

    白惊鸿选了IPR。至于为什么选了IPR?仅仅是因为,认识一个研发的主管,他说,每天晚上加班到12点。

    惊鸿这会儿才发现有点诧异自己,自己竟然干底层HR干了一年多

 

    闽西出生的白惊鸿,从小有着“到山的那边去看一看”的愿望。

    高中时,他就背着背包,走出山区,阅尽八闽风光。

    从古厝到番仔楼,从洞天福地到三坊七巷,大自然似乎把最美丽动人的景致赐予这块宝地。农耕儒家与海洋渔猎完美结 合,又能在数千年历史的乱世激荡中避开主要锋芒,多形态的经济生活,构成了闽越独特的文化。生活在这里的人有勤劳肯干的韧性,又有勇于冒险的倔强生命力。

    大学毕业后,美丽的鹭岛,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海中有城,城中有海,湛蓝的天与蔚蓝的海在远方交汇,涂着蓝色颜料的公交车川流不息,与五缘湾海边树林跳跃着交织到一起,形成一道道流动的风景线。紫红亮丽的三角梅和凤凰树常年盛开,宛如一条条红绸带,飘扬在漫长的海岸线。

    鹭岛,满是大自然的馈赠。也肆意地散发着人间烟火气。

    中街繁华文艺的小店,沙坡头市集的熙熙攘攘,弹奏着生活里星星点点的小音符,弥漫着人世间点点滴滴的爱的味道。   

    下午在花间沏一壶茶,与重要的人一起享受倾心相诉的静谧时光。

    文艺,是鹭岛的标签;生活,是鹭岛的写照。

 

正是:

思明遥望金门海,

东南锁钥胡里山。

琴韵悠扬鼓浪诗,

半城烟火半城花。

 

    这里还流传着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南明时期,有一位白衣将军在暴雨之中染上了风寒,借宿南鼓庵一晚,尼姑见状,把他安置到庵房里,悉心照料。

    恢复后,白衣将军每天晨练吟诵,闻鸡起舞。似是肩负着使命。

    “观自在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尼姑虽然已是出家之人,心经倒背如流,但或许还未看破红尘。

    白衣将军也无处可去,不如就在此地练功,也落得清净。

    将军帮尼姑挑水砍柴,尼姑对他照料有加。他们在一起相依为命,嬉笑打闹。

    每天的朝夕相处,让两人之间产生了不能割舍的情感,爱得轰轰烈烈,许下壮丽的誓言,私定终身。将军答应,故国恢复后,就带她走,去过田园生活。而尼姑也随时愿意为他还俗。

    白衣将军技艺精进,外面战乱迭起,为报效故国,不得不离开南鼓庵。

    将军率领自己组织的当地团练顽强抵抗,但没有改变南明覆灭的结局。他被清军俘获,囚禁了十多年。长年的牢笼生涯磨尽了他的锐气和希望。江山已彻底易主。

    尼姑一直在南鼓庵等啊等,等啊等...最终没有等到将军,含恨离去。

    沧海桑田,改朝换代,白发苍苍的将军,已经心灰意冷,不再抗争,愿意归顺。他寻至南鼓庵,在当年分别的枯木下,寻不到尼姑的踪影,打听后被告知,尼姑早已离世。将军泣不成声。

    于是白衣将军削去发辫,在梅山隐居出家,以诵经声和木鱼声,陪伴逝去的故人和故国...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

    白惊鸿已经接受了自己是IPR这个事实。部门是所谓的技术管理部,这是个大杂烩部门。集合了项目管理、文员、标准化以及IPR。标准化负责认证,项目部对接研发和生产项目,技术管理部最初依此而命名。

    上任第一日,技管部主管扔了一叠专利技术资料给白惊鸿,让他几天内审理完毕。

    白惊鸿看到一大叠资料,密密麻麻的文字,一大堆看不懂的抽象化的技术描述。旁边还堆了几个不算复杂也不简单的图,看技术内容好像叫“榫卯结构”。主管管这叫技术交底书。

    这都什么玩意啊!大学的学工商管理,理工科基础只有高一水平的白惊鸿,看到这一大堆材料,不知该如何下手,一脸懵逼。

    但没过几天,他就改变想法了。

    因为,事实上,聪明的惊鸿根据主管的要求,已经知道了该怎么做。只需要对着图片,看着描述,能对上号,没有语言逻辑上的根本性错误,交底书审稿完毕,就大功告成了。其他的交给事务所。

    合作了多年的事务所自然会按照约定的方式实际撰写。不知道写的好坏,问主管,主管的回答是:正确理解我们产品技术,符合实际情况,就可以。问到更专业的专利问题时,主管的回答也是半吊子。显然,在主管的眼里,专利只是个“文字工作”而已,而他自己,也不懂知识产权!

    交底书审稿部分,白惊鸿适应地很快,一个月之后,已经驾轻就熟了。

    当然,偶尔会有几个部件复杂,不能直观理解与交底书文字对应的情形。这个时候,只要让研发同事拿样品解释一遍,就基本通了。

    IPR还有另外一项工作——流程管理。包括专利的提交、续费、专利文档的整理等,是很基础但缺了不行的工作。此外,偶尔事务所会发出几封官方的审查意见答复,但白惊鸿现在还看不明白这是个啥。

    办公室里的文员小妹妹也干着同样的事情:每天在整理资料,网站搜索,与其他部门沟通协调。一日与文员小妹交流时,白惊鸿忽然感悟到自己似乎也是文员的一员

    但在白惊鸿的灵魂深处,一直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告诉自己:我终究是不凡的。

    就这样,HR转型到IPR的职业生涯,成了他跌宕起伏的人生的第一个注脚。

    蒲公英,乘风而来,随风飘荡,它是如此地轻盈而柔弱,不堪一击。然而,它又是如此地自由而坚强,历尽艰险,阅尽繁华苍凉,它终究会把生存的千辛万苦埋藏,在属于自己的土壤,落地,生根,从娇小的身躯里,释放出自由的魅力,轻舞在天地之间,舞出生命的绚烂。

 

 

8

实践出真知

    

    而在此时,在天涯的另一方,黄伯颜日复一日的学习坚持已开始生根发芽。他学会了各种撰写方法,积累了一些机械学科的基础知识,工作已熟悉稳定下来,渐渐地在这个行业登堂入室了。

    在伯颜、天宇他们踏上正轨的同时,于总打算对所里的业务和办公地点做一些调整。

一,在水都北面的胥城区设置一个分支机构,找个合伙人管,而星光大厦的小办公室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二,把星光大厦的员工转移到娄江办公室,并作出一些业务上的变化。

三,设置商务部门。

    如此一来,既能节约成本,又为分支机构的业务提供了针对性的便利。

    这个月,伯颜终于拿到了过万的工资。但他没有很激动,因为最近过的实在有点辛苦。

    下班后他破天荒地一下点了4个炒菜,犒劳一下自己。饭饱后,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过万再加上贷点款。对啊!我的鲶鱼大嘴!”

    他也想节省开支,培养理财意识,但就目前收入对增值的贡献,还不如“享受当下”呢。鲶鱼大嘴对他的吸引力实在太大,根本经受不住。

    于是他快速盘点了下,扣掉本月吃饭和交通的消费,还剩8000左右,加上自己的一点存款已经有一万多了。这可是毕业以来首次啊。再找朋友借点,贷一点点款,就可以拿下了。此事宜早不宜迟!

    伯颜立马拨通老何的电话:“老何,那辆307旅行版还在不在?”

    “哥啊,不好意思。这辆车已经昨天被人订掉了。”

    “... ...

    伯颜失落又带着希望,继续追问:“那你快帮我留意啊,同型号的车应该还有的。”

    “哥啊,也就是你品味特别,这个车有应该有,但我估计在水都市不会太多。我先帮你留意着。”

    “老何,你一定要帮我搞一辆,我资金已经到位哈。”

    一周后,办公室开始搬家。

    娄江办公室很大,处在园区南面的数字产业园,产业园里大多是一些大型的互联网企业的分部或者生物医药研发基地,产业园中心,襟草坪而带小溪,绿意盎然,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不绝于耳。显眼的位置,MS大楼和菊厂大楼隔道而立共同宣示着这是个“高大上”的产业园。不远处是生物产业园,东面是水都大学的园区分校区。

    吃的应有尽有,但物价不比CBD便宜,还有咖啡馆。便宜的也是有的,产业园的地下室有快餐。

    娄江办公室的体验好多了,窗明几净,视野开阔。本以为要和陈逸风他们组挤在一间办公室,谁想到,阔气的于总和陆总在隔壁安排了一间新的办公室,安置这些星光大厦来的人——更准确的说,是安置马老板。

    主要员工合并后,于总还成立了所谓“商务部”,用于业务拓展。招来了个资深销售,老宋,同时把马天宇调到商务部那边去了——这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他之前就是搞销售的。但令人惊讶的是,张苗苗,竟也成了商务部的一员。这就说明,老板们对这个部门、这几个人寄予了厚望。

    那么,撰写小组缺人了怎么办?原本写专利、后来去做贯标做的不爽又回来做专利,同为张苗苗的水都大学校友的周涛奋,补上了王律、黄伯颜所在专利小组的空位。

    当然,商务部的人也可以写专利,只不过,没有底线要求。

    于总这一波骚操作之后,伯颜也不淡定了。他觉得自己不仅仅能写专利,也是做业务的一把好手。当然,老板不会那么想。

    重点是,敏锐的伯颜,似乎一开始就有所察觉,这个所谓的“商务部”,是有问题的。因此他没有向老板提出请求。

    最近,伯颜一直处在紧张而期待的焦虑中,却不知在期待着什么。

    下班回家后,老何电话来了。

    “哥,你要的307有了。尽快来看一下吧。要快点,过几天可能又没了。”

    老何发来照片,伯颜瞪大了眼睛,下班后激动地跑去。

    “这个屁股怎么是翘起来的?好像不是旅行版?”伯颜看着这张熟悉的鲶鱼大嘴,除了屁股翘起来以外,格外惹眼的骚红色是与上次那辆的另一个区别。

    老何似乎看出了伯颜的心情,“是你要的手动挡天窗!这个款式可不多见。3万不到,哥,过两天就没了。”

    “307307,骚红也没问题,就是这个不是旅行版...”伯颜看着亲切的鲶鱼大嘴和有些别扭的方直屁股,举棋不定。

    再次试驾,感觉比上次的重了一些,不变的是,右轮侧发动机的位置有种咯吱咯吱的抑扬顿挫的响声。

    奇了怪了,难道307的发动机脚垫支架都这个德性??

    不管那么多了,虽然有瑕疵,但瑕不掩瑜。伯颜看着银行卡上的数字,在老何循循善诱的鼓动之下,开始盘算资金。车款28800,加上上牌、过户、保养和全面清洁等费用,大约共31000

    第二天,伯颜向远在法()国读博的研究生同学借了一万,自己拿出老底一万多,外加贷款一万。拿下了骚红色的鲶鱼大嘴。并给他取名“小7”。

    此后半年内,伯颜每月写的有五六个专利都是给小7供贷款的。而伯颜,也开始天天开车上班。

在娄江办公室,令人心旷神怡的环境,每工作一段时间可以出去晃一下。海纳百川的办公室在二楼。办公室走廊的尽头的廊道再往外有户外扶梯,树木的枝桠可以伸到扶梯里侧。通过扶梯可以便捷地在各层之间穿梭,手扶梯隔层之间的露台,非常适合抽烟。在想不出怎么写时,会去扶梯之间的露台上抽根烟缓和一下;不抽烟的同事,则会在廊道尽头上个厕所,这个节奏非常容易习惯。

    周涛奋也是个烟鬼,他的特点是有灵感的时候文思如尿崩,写案子很快;没有灵感了就会像一块石头一样,坐那边挠头瘙痒,这也是为什么几个月前申请去做贯标,但或许性格还是不适合这种跪舔甲方爸爸的工作,就又溜了回来。

    “涛奋,又坐不住了?”一回,伯颜打趣道。

    “是啊,头大。这个机械层次结构太复杂了,一层套一层的。我缓缓,走,抽根烟去?”涛奋心气已浮,想来一根了。

    “慢慢来嘛,不要急。走。”伯颜顺水推舟,但其实自己也想来一根了。

    他们往往会去三层或者四层露台吞云吐雾,以免在二层撞到于总、陆总和马老板。

    “老黄,你说为什么男人这么喜欢烟?”涛奋打趣道。

    伯颜顺口道,“排遣寂寞呗。你抽的不是烟,是寂寞。”

    “因为抽烟它伤肺,不伤心。”涛奋‘郑重其事’地说。

    “哈哈,看来涛总是有故事的人。”伯颜调侃道。

    “年少时候,谁没抽过烟,爱过渣,信过狗。”涛奋长吸一口烟,有点感慨地说道。

    “那现在成熟了?”伯颜问道。

    “哈哈哈,下次再给你说。赶紧抽完这一截,继续写案子。”

    伯颜和涛奋成了所里的第一对烟友CP。

    一开始是偶尔约烟,到后来变成了缩略语:

问:“来烟?”

回:“走。”“来。”,或者“否。”

再后来渐渐演变成英语版本:

问:“any cigarette?,“cigar?

回:“go.”或者“no.

    到最后变成了:

“AC?”“C?”

答曰:“G”,“N

    在日复一日、百无聊赖的写案子生涯里,这种调节很解压。

    一天,伯颜和涛奋在露台上抽烟,突然,一个紧急电话打断了好多天的“惬意”节奏。

   是陆总打来的。关于之前搁置的神风自动化的一批自动锁螺丝机器人的专利。

    “小黄,你下午有空吗?你有车,正好去神风自动化一趟。他们家王总有一批专利要做。”听语气,陆总似乎有些重视这个客户。

    伯颜第一时间有点惊奇老板为何会选自己去,原来是因为自己有车。当然,除去老板和销售外,陈逸风也有车,只是他出差了。转念一想,让他独当一面去搞定这件真正有价值的事情,也是个机会。有点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单挑”重要客户,而自己对机械知识也还处在理论维度。

    “有空。我饭后马上去一趟。”伯颜捏完剩下的半根烟头,回复陆总。接着连忙下去吃了个快餐,随着小7粗犷油门的一声巨响,伯颜向神风自动化赶去。

    神风自动化在水都市西面,门面招牌很大,是新三板企业了。

    王总的亲自接待,让伯颜感觉良好。

    “小黄,你们陆总跟我说,你们公司很多都是研究生,你是机械方面的研究生吧?”

    “哈,是的。”伯颜略作谦逊地答道,不让王总看出一丁点“化学味”。

    “我们的锁螺丝机器人很精密的,你一会跟工程师好好聊一下。”王总是个比较实在的企业家,对产品技术的细节很在意,说话比较单刀直入。

    “王总,请放心。包在我身上!”

    一杯茶盏过后,王总就把伯颜带到了机器人生产车间,让工程师给讲解。

    到了车间,工程师显然对自家对产品很有信心,娓娓道来:“你看,上面的气缸联动下面的旋转机构,旋转机构是驱动批头的,中间还有个传动轴。旋转机构外面嵌套两层,这一层是导向嵌套,这一层是吸头用来接真空装置的,实际上有三层,吸头这个部分有缓冲机构内嵌在里面。这个批头依靠气缸推动前进,他要回来嘛,回来时如何不跟缓冲机构相阻碍,而吸头抽真空的节奏和旋转、推进的节奏如何配合,节奏的时间精细度和空间准度,这个就是我们的创新所在。当然,这个三层也不是简单层层嵌套的,而是互有错开,在不同的时候有不同作用...

    “... ...”伯颜沉默,提不出一个问题来。

    以前的产品只是部件多,一个个往上怼就行。这次的多层次嵌套加联动,把伯颜干蒙了,2个小时过后还是一知半解。

无奈他只好向工程师提出要求,看3D动图演示讲解

正是:

“纸上得来终觉浅,

绝知此事要躬行。”

 

    伯颜打定主意,非克服这个困难不可,向王总主动要求:“王总,贵司的产品设计非常巧妙,技术细节丰富。刚才工程师的讲解很详细,但我有几个地方还是还有一些问题。今天是周五,明天周末你们工程师有在的吧?我再来一趟。”

 

(未完待续)


前情回顾:

《一入IP深似海》--连载1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21632-1-1.html

《一入IP深似海》--连载2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21961-1-1.html 

《一入IP深似海》--连载3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22277-1-1.html

公众号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HXaa5Ho-Evv8ZHK6-QkJNg


每2~3周一更,点击+关注作者,第一时间接收更新。

欢迎关注,评论,转发,转载。


分享(4)

收藏(2)

点赞(3)

评论列表

  • 第1楼
    建议把这小说,作为代理人协会的学习课程,然后每人写一篇读后心得,作为代理人年审的必备材料,最后由选出一批优秀的读后感,供全体代理人研讨学习,比远程培训的课程更有实效。

    2022/05/08 11:33

    收起回复 0
    • 2022-05-11 09:42:05

      回复 0
  • 第2楼

    2022/05/07 15:06

    收起回复 0
    • 2022-05-11 09:43:18

      回复 0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