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二线专利代理师之死(连载5)

发布时间:2021.09.14查看:4050 评论:26

又名《专利代理师成长笔记》,中长篇小说,以荒诞搞笑的手法,记录一个资深专利代理师的成长过程。搞笑的笔锋下,藏着深深的无奈。信念一次次的崩塌和重塑,让这个资深的专利代理师,苟活至今,在写文的过程中,也让他发现:信念从来不是他人带来的,而应该是发自内心深处,最深刻,最纯粹的东西!这也让他由外求而得信念成长到内求而得信念的阶段,希望他能死后生重,成为一个更好的搬砖工!
作者:梦成功;一个对专代业爱得深沉的中年男人。

先强推一个公众号:黑兔谈检索诉讼 (为了骗大佬的果子,我也是搅尽脑浆)
首更公众号:二线专利代理师

诗曰:

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

不待游人赏花去,

花落随风已不再!

且说听了亮哥的话,要是没有一点心动,是不大可能的!

我快速地梳理了一下现状,手里没钱,就求学时打零工攒下的钱,也只有两千多了。别说买房了,连租房恐怕都勉强。当时,我觉得,我父母手里是没怎么有钱的,毕竟供两个孩子读书,并不简单,也不太敢跟他们提这事儿。再加上刚入职场,都还没有转正,不知道转正后会是个什么样。当下决定,暂缓买房!便继续投身到伟大的知识产权事业中来!

如果要给自己投身伟大的知识产权事业设定一个纪念日的话,我由衷地以为,应该是琦姐入职高贵专利代理事务所的那天。虽然,后来有些许开心和不开心的事发生,但我始终记得,她是我的启蒙老师!也是在专利代理上,对我影响较大的几个人之一。

琦姐来的第一周,我又写完了两个案子,对,速度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快了。已经发现了,专利并不是拍脑袋的事儿了,而是费脑子的事儿。彼时还不知道专代还耗头发。

那两个案子就是李才的两个发明。

大概是周二或周三的时候,琦姐从我工位旁经过的时候,看到我正在写案,可能考虑到有两个案子跟我专业差别太大,便问了我一下,这个方案能理解吗?

“没问题!不懂的地方就问发明人,发明人还是挺耐心的!”

“那就好,有问题的话,也可以检索一下,再跟发明沟通!”

“检索?”我不明所以。

就是查找一下现有专利,你们以前不知道吗?说着,她又看了看江自远和陈静。

看我们都没有回答,她对着陈静和江自远说,“你们俩过来看一下!”

然后我便起身,琦姐坐到我的座位上,打开了一个专利检索网站。至于那个网站是啥,我实在记不清了,肯定不是智慧牙和专利星!那时,智慧牙还没有搜索引擎,而专利星则是在后来的一次培训上第一次接触的!

又打开了我正在写的那个案子的交底书,开始给我们演示怎么检索。实际上就是输入几个关键词,跟百度一样。“这只能算是初步检索,真正的检索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想找查得准、查得全是需要精心设计关键词和检索式的。当然,目前知道这些就可以了!”。在之后的一年里,我都是仅会这种简单的检索,当然,一年后有幸参加了为期一周的检索分析培训,也遇到了另一个飞速成长的专利人,那自是后话。关于检索,也有大神在做相关知识的公众号,如“黑娃”,若哪位看官感兴趣,可以关注“黑兔谈检索诉讼”。

检索出了一大堆专利后,琦姐又教我们怎么快速找到相关度最大的专利:一看名称二看图,三看摘要说明书!当然,如果是想快速看懂一篇已经找到的专利文件,那就是,一看名称二看图,三找原理对着读!

说完,她便起身,同时,还叮嘱我说:“你正在写的这一篇,也再检索一下。”

“嗯,好的!”

“其实检索还有一个妙用,比如,你不知道一个东西怎么描述或者类似的案子不太会写,你可以检索一下类似的专利,看别人是怎么处理的。当然,尽量要找知名公司申请的或知名代理机构代理的专利。”

“好办法!太机智了!”江自远附和道!

“琦姐,你是以前是哪个公司的?”

“刘谌”,琦姐回答道,当时我没听清,可能是这俩字儿。后来才知道,可能是柳沈,但柳沈好像不是魔都的,就暂用这俩字吧。

“刘婶儿?”我诧异道!

琦姐白了我一眼,“是一个姓刘的大佬和一个姓谌的大佬合伙办的,是我国最古老的专利代理机构之一!与之齐名的,还有贸促会、港专等!

厉害!“大佬”“有名师在此,我的专利职业生涯要起--飞了!”虽然我们不知道,贸促会和港专为何方神仙企业,但一听“齐名”二字,那一定是顶尖的存在了!

“贫!快好好干活吧!”琦姐在我们的马屁声中,开心地走进了里间办公室。

 

就这样,琦姐刚来的那几天,气氛出奇地好。在这种愉快的气氛中,我们愉快地写着案子,甚至忘记了无责底薪改为有责底薪的不愉快!

另外那两件专利写得也很顺利,唯一不爽的是,考虑到冷却管穿过容器对容器内的液体进行降温,这种方案实在太常规了,跟发明人沟通后,又分别设置了弯管、盘管、螺旋管、并列多根管,盘管附于容器内壁、外壁、螺旋管设置成截面为D字形等,同时,为各个造型的管想出了不同的效果,再配合其他改进点,一篇发明终于写完了,整整写了11条权要。当时编案,因为老板要求权利要求不少于6条,所以,基本上都是6条,足见我当时写那两件案子,是有多么的卖力,虽然属于“一顿操作猛如虎,提成不到一百五”的操作,但依然很开心,并自认为:这是良心。关于技术方案的扩充,可以拜读王宝筠老师的论文—《如何进行技术方案的扩充》,同时,也可以关注他的公众号“专利工坊”。而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对于保护主题的扩展以及挖掘,关于此,可以拜读史雁鸣老师的论文—《关于专利申请文件撰写中扩展保护主题的思考》。

琦姐核稿时,指出了两个问题,一,是权要免费的只有10条,超过10条是要增加费用的,显然我们的客户不会同意的,最后删了一条。二,是关于步骤的写法,可以把“步骤一”这样的字眼改成“S1”或者,干脆直接删掉,当然,要在保证清楚的情况下,这要考虑步骤的顺序。

简单修改,初稿搞定。

而江自远,显然没有这么好运。大概周四的时候,他在琦姐办公室待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我以为他是想办法赖着不走。

直到他垂头丧气地出来,我才知道,他被琦姐给批了!貌似还挺狠!

他直接坐在工位上发呆,好像是在整理情绪!直到陈静嬉皮笑脸地问:“咋啦,被琦姐给批了吧,跟你梦哥哥多学学,看他!都是一遍过。”

……”江自远没有理他。

陈静也似乎发现了不对,连忙改口道,“没事儿啦,我昨天也被批了,改了就行,不打紧!批得狠,学得多!”

“嗯,没事儿!”然后又开始假装操作电脑,只是不想听陈静唠叨而已。

我天生笨拙,自不知道该说些啥!但男人还是懂男人的,发呆是男人最好的疗伤圣药,就像吃聊逛是女人的三大疗伤圣药一样。男人在发呆时,其他人只要闭嘴就好,索性,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吃饭的时候喊他一起!

从那开始,琦姐再也没跟我们一起吃过饭。据说她自己带饭了,但高总承诺的电磁炉一直没到货,直到我走,也没到,快递真她娘的慢。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热饭的,至今仍是个谜!一度猜测,她可能是想保持身材,不吃午饭。

吃饭时,自然聊了聊!劝了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应该是自信被击碎了,比如今的我信念崩塌应该要好很多!

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眯了一会儿后,江自远跑到我旁边,说,“梦哥,帮我看下稿子,被琦姐训怕了,你先帮我看一看可行!”

我半开玩笑地说,“可以啊,你把欠条还我先!”其实,我并没有写过欠条给江自远。

他挠了挠头,“别闹,我说真的,方案本来就没打算让你想!”

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我也收起笑容,“我开玩笑的,你梦哥说话算数,回头帮你想一个!”

他手里的那件专利,跟我那两个发明是同一公司的,关于治具的发明,太简单了,一个板子几个坑,坑边有个小圆洞。

看了下他的稿子,尼玛,三位一体的写法,有益效果苍白无力!

先跟他聊了一下方案,有几个地方没弄通,让他跟发明人再沟通确认一下,然后理好思路重新写了权要。一天下午就这么过去了……大概不好意思再耽误我时间,也可能是觉得写得没问题了,他就没再找我。

第二天那个案子从琦姐那通过了!

跟美女一起工作的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琦姐在的那一个月也是我入行一年内进步最大的一个月!

期间,她也讲了许多往事,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说她入行的时候,市场上极少有资料供代理人学习,二线城市也很少有好的老师。当时她看好知产行业,对,当时她就看好知产行业了,认为是朝阳产业,但苦于没有人带。于是她搜索了国内最知名的几个代理机构,逐个电话过去推销自己。不知是由于学校不好,还是电话里说不清楚,最终连一个面试的机会也没有得到。但琦姐并未因此退缩,反而更激起了她的斗志,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她收拾好行李,直接去了魔都。她如勇士般,跨过寒冷的易水河,到达梦想之地,一家家奔走,历经两周,终于感动了一家代理机构的老板,收她做了内门弟子。琦姐也很给力,很刻苦,进步神速,而且当年全公司仅她一人通过了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

从那时起,她在我心里,不再仅仅是一个女神,而是成为了我在入行后的第一个信念:做一个她那样的代理人。

我当时未注意到的是,五年前,知产已经是朝阳行业,自当时又过了五年,至今已经至少十年了。如今,依然被视为朝阳行业,不得不感叹,琦姐眼光毒辣,十年前就看到了尚未到来的春天,甚至可能永远都等不到的春天!

有人说,“冬天来了,春天还远吗?”,说得对,对季节来说确实如此。谁能保证,知产是季节性的呢?说不定知产的春天就是在十年前呢?就像我以为学会了保护案,就可以走上人生巅峰,最后发现,还没学好,可能已经走过了人生巅峰。不,这太消极了,我们换个说法吧,我想想……

我再想想啊……

算了,还是就这样吧!

 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圣人说得没错,花钱真是逝者如斯!

入职后大概一个月多点的时候,天渐渐热了,我身上还套着一条毛衣。不是因为我践行“春捂秋冻”的养生秘籍,也不是因为那条毛衣好看。而是,我没有更薄的衣服了,除了几条内裤!显然,与毛衣相比,内裤更不适合作为工作服!

在拿到了第一个月工资后,说是第一个月工资,实际上,只有五个工作日!我领到了366.66元。2200的工资,一个月31天,我干了5天,我算了好几遍,没毛病,还多给了一点点呢!一定不会有错的,高总这样的大老板,怎么会坑我那125呢!

钱不多,但买套衣服应该是可以的!

听说双水市有个步行街还不错,卖啥的都有,挺热闹的!

确实挺热闹的,有理发的,还有卖衣服的!好像还有个名人故居,其他的,我记不清了。不要问我为啥只记住这三样!因为据梦氏科学研究表明,气愤、恼怒和遗憾可以增加人的记忆力!

刚走进步行街,就有一个年轻人,给我发了个传单,理发10块,免费设计发型!正好,我好久没理发了,还能设计发型,正好改下形象,毕竟,已经是职场中人了,不能再这样不修边幅了,要不然,琦姐还会误会我是从垃圾堆里出来的呢。哎,还别说,我还真是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一切都是倚仗着父母,一个个饮料瓶,一张张旧纸片堆出了我的前半生。

看我有意去理发,那人便半拉半带地,将我带进了一个叫爱慕剪的理发室,在一个靠里的位置坐下。

 一个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胳膊上纹着不知何物的纹身,看上去很精神,很有气势的那种,上来便是一顿噼里啪啦如炒豆般的话术。也没怎么听清,我只知道,我是来剪发的,就像刚才外面的那个小伙子介绍的一样,理发10块,免费设计发型!

发型师一边说一边熟练在我头上抹了什么东西,有点刺鼻,还说什么氨基酸、蛋白质。我就纳闷了,氨基酸、蛋白质什么时候能作洗头膏了!肯定是这帮无知的人,拿来糊弄更无知的小二逼的!

在接下来的一秒,我才发现,那个无知的小二逼就是我!

“你选哪种蛋白质?清香的是58、清香焗油的是88、清香焗油去屑的是188!”

“不是免费的吗?我只是来剪头的!”

“刚才已经问您了,您同意的,氨基酸是188,蛋白质您选哪种?”

……

最终,246元,支付宝转过去的,从那时我就开始讨厌那个弄出了支付宝的男人,要是钱不放支付宝,我就不会随身带那么多钱了,应该也不会逝者如斯!

纵使246元,也只换了理发师的几剪子和满头的刺鼻气味!自那之后,遇到理发店我便绕着走,剪头也只去小区里的大妈剪,十块一次!丑是丑了点,好在绝不会被骗。

我的行为,是不是已经影响了正规理发师的收入,我不清楚,但我们声明中提及的上位概念“专利代理师”的第一个下位概念“理发师”已经出现,当然,也可能那人算不上理发师,只是骗子兼职了理发而已!这里的上位,所使用共同属性是:部分从业者不断消耗公众对于行业的正确认知。

继续我们的故事:

不要跟我说各种闹腾,如果身上有三分痞气,大概也不会被选中了!被骗是有理由的!

不要跟我说法律,说道德。如我这般的人,自然是能够被法律、道德所约束的,而其他人未必就行。可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自觉接受法律、道德约束的!如果是,法律便没了存在的意义!更何况,我不知道他们的底线在哪里,成本也变成了阻碍维权的屏障。也不要说报警,不是我不相信警察,只是警察叔叔很忙的,比如,在后来的某一天,我唯一的交通工具惨遭毒手时,警察来了,也只是耽误他下班、耽误我回家,给警局徒增一个销不掉的案件记录,仅此而已!

话又说回来,要不是当时老子见识少,搁现在,休想骗我246,老子肯定只给188,什么蛋白质,老子不要了,老子只要氨基酸!

……

生气归生气,衣服还是要买的,毛衣配裤衩,实在上不了台面。咬咬牙,又拿出500块的棺材本,呸,老婆本。理由很充足,如果不打扮好点,可能连老婆都见不到,要老婆本也没有用!去的以纯,导购小姑娘很会说话。刚试了条裤子,她便说“帅哥,这衣服很适合你,这裤子正好,修身显腿长!”

又试了一件半截袖。“帅哥,这也太合身了,太帅了。你有女朋友了吗,这么帅,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还没有!”实诚的我,腼腆地回答道!

“那改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吧!帅哥,要不再买一身吧,两套正好换着穿。”真是个鸡贼的小姑娘,大概是看我来时穿的衣服不合季节了!

“那行,再挑一套吧!”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尤其是说我帅,二十多年来,第一次遇到一个有眼光的!就冲她这眼光,我又咬了咬牙!

不一会儿就挑好了,大概,是觉得跟我聊得熟了,她直接问:“你头上是什么味啊!”

“刚去理的发!”她笑了笑,没再说话,好像知道了什么看透别说透的秘密。

直到付了钱,走出店门,她都没有再提给我介绍女朋友的事儿,甚至没有问我电话,这是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不知道她是忘记了,还是因为知道我去“理发”了,甚至于,也可能是在我买衣服时表现得像个小二逼,她就不想给我介绍了。感觉又错失了一次良缘!

等溜达到那座故居门前时,竟然是收费的,攥了攥手里的一张五元大镖(当时虽然有支付宝转账,但还没有扫码支付,现金还是必备的),硬是没舍得花,后来也再没去过那儿,再后来,听说那条步行街都是专门给外地人设的,本地人没有往那儿去的,除了在那儿搞(实在想不好是用挣还是骗)钱的! 

从步行街回来之后,钱剩得不多了,但并没影响到我的生存,午餐米饭一般是管够的,早上嘛,一个小包子吧,晚饭嘛,馒头与咸菜挺更配哦。

一周过后,本就瘦弱的身体,开始更加虚弱,脸色也变得蜡黄,以致于老板做了一个决定。当然那个决定未必与我的脸色有关,可能是老板真想为新入职的员工谋福利。老板说,新入职的员工要去做体检,体检合格了才能转正、签合同,费用公司出一半,个人出一半。在体检前,作为一个十分体恤下属的老板,高总找我谈了话,也得知了我的生活状态,很大方地说,这五百块,你先拿着,饭要吃好!老板这么好,但咱也不能白拿人钱,是吧,“钱回头您从我工资里扣吧,谢谢老板!”“那都无所谓!”

继而,高总宣布说体检排队时间长,公司统一安排,要等等。大概在我脸色恢复正常后,老板宣布取消新入职员工体检,理由是,你们现在还没挣到钱,给你们省点钱!老板真好!

就是在老板宣布取消新入职员工体检的那几天,琦姐私下找到我,大致表达了她要走的意思,以后多联系,我问她准备干嘛,她说要单干。还说了句,以后如果有机会,希望你能加入!但现在还不行,有很多事情要筹备!

我也很果断地表达了愿意的意思!尤其是对她说的“后期会有一个大咖过来,很厉害的,到时候让他带你!”非常感兴趣。

有交底的案子,也好像随着琦姐一起走掉了一样!

一同走掉的,还有那两管鸡血,我的状态一下子又回到了琦姐入职前的那几天!

那天,没有去送她,也没人敢去。那天平头哥在公司,而且,她好像也没有什么要带的。看着她走出办公室,那婀娜的身姿,久久未从我眼中消失,直到形成了入行后的第一个信念,吸引着我在伟大的专利代世界里,义无反顾地——搬砖!

我想,那天,她一定在迎着夕阳走的,在一条宽阔的马路上,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显得孤单而又惆怅!

琦姐走后,高贵公司开启了又一轮动荡。虽然只是走了几个员工,但对于本就没有几个人的公司而言,应该是可以配得上“动荡”一词的。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前一轮动动荡,我还没来得及介绍。可笑的是,这一轮动荡距离上一轮动荡,不足三个月。

最先走的,是江自远。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本以为,琦姐走了,没了修改的压力,他应该会开心才是。

琦姐走后的第一个周五的下午,江自远出去了一趟,大概有20分钟。回来后,他径直走到了我的工位前,说,“梦哥,下班等我下!”

“有事儿?”

“下班跟你说!”

“你俩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快从实招来!”陈静围了过来,真不愧是八卦担当,耳朵简直比葫芦兄弟中的二娃子还好使!

“你吃醋了?我和梦哥当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还要告你吗?”江自远特意加重了“告人”“告你”两个词,似乎谁要想听,谁就不是人一般。

“你不会因为一案子委身……那可拉倒吧,你想说,我还不想听呢!”陈静也反唇相讥。

……

到了下班了点,刚好处理完一个编案。收拾下东西,带上我的宝贝《审查指南》第二部分。江自远已经早早准备好,坐等下班了。陈静也瞅准了时机,准备与我们“恰好”一同下班!

直到走出了苍井大厦,江自远才说,“我辞职了!”

“这么突然?”对于他的离职,我是很惊讶的,“老板同意了?什么时候走?”

“已经同意了,下周就不来了!”他很轻松地回答道!

这次陈静倒没有像以前表现得那么八卦,只是好像在思考什么。

“有什么打算?”

“想去魔都,在这儿一直这么下去,看不到希望!”

“还做专利吗?”

“看情况吧,网上投了几家代理机构,还没有收到面试邀请!”

“这样吧,我请你吃个饭,就抵欠你的那个方案了,也算是给你送行!”不等江自远回答,我又转头问陈静,“要不要一起?”

“拉倒吧!你们二人世界,我就不去发光了!”说罢,朝江自远说了句,“希望你一切顺利,尽快找到满意的工作!”然后便走了,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怎地,那天,她的步子总有些沉重。

本想请他撸串,但他以撸串容易拉肚子为由拒绝了,最终我们选了一个比撸串更便宜的鸡公煲。配了两瓶酒,啤的。

显然,他比我更不胜酒力,才半瓶下肚,就已经脸色发红。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我也第一次知道了他的很多事。

他是庆州省人,家乡在一个名叫李家坝的地方,是国内极具特色的地方,而这种特色,知道的人并不多:由于李家坝地势低洼,简直是天生的蓄水池;当然这种优势也被充分利用了,成就了国内首屈一指的泄洪区,上保北方平原,下保江南水乡。当地有人戏称,叫“靠山吃山,靠李家坝搬迁”。平常,家家户户都准备着搬迁的工具,接到搬迁的命令,便大车小车、瓶瓶罐罐地带走,农田里的庄稼、带不走的家具都统统舍弃!为了尽量避免房屋被洪水冲垮,大多建在坝上,故而称李家坝。每当闸门大开,这个泄洪区便将奔腾的江水混着李家坝人的无奈,一同收入其中。

他说,小时候,每当走在坝子上玩耍,看着川流不息的河水,他都告诉自己,要走出李家坝。他不想像爷爷一样,一辈子守着李家坝,不停地搬迁;也不想像父亲一样,外出打工,把儿女留在家中变成留守儿童,大半辈子过去,又重新回到李家坝。他说,他要离开那儿,他说,凭什么只有李家坝牺牲自己去成就别人,他说,凭什么那些被成就的人,能够心安理得地享受幸福,丝毫没有对牺牲者的感恩,他还说,凭什么城市里的一个拆迁,就足够几辈人挥霍,而我们的屡次搬迁,补助甚至不抵损失,他还说……

他双眼通红,似乎积压了很久的情绪都释放了出来。

说起留守儿童,谁又不是呢,农民工入城务工的背后,就是大量的留守儿童,很幸运或是不幸,我也是其中一个。父母拼尽全力,才将我托举至此。就像有人说的,我走过了二十六年,才能跟你在一起喝咖啡!可后来发现,如今的我,也只是个新时代的“农民工”而已,正如百科君在其公众号上推文讲的一样。

太过于伤感,不提也罢。继续我们的故事:

也是那天,我才知道,江自远的名字,取自于一首五言绝句:

 折柳三月天,

春江水正暖。

孤舟烟波上,

无风人自远。

 他说苦笑着说,“孤舟漂浮于江面,随波逐流,命运不在自己的手上,真应了这诗。”

我则劝他说,“虽然是一首送别诗,但其间的情绪却未必是伤感的。折柳于三月,正是大好季节,春江水暖,也是大好时光,就像现在。我倒觉得‘孤舟烟波上,无风人自远’是作者,内心平静,对自己前途充满信心的真实写照。”我顿了下,又接着说,“我不会写诗,就把这首诗的解读送你吧,希望你对前途充满信心!”我举杯对他说。

他也举了举酒杯,红扑扑的脸上微微带着笑意,“谢谢梦哥!我没想过,还可以这么理解!”。

然后我们又聊了会儿,自然也提到了琦姐,他说,琦姐粉碎了他的信心,但同时,也埋下了一颗种子,正是这颗种子,让他希望去魔都闯一闯。毕竟,他还年轻,才不到20岁。当时不觉,后来竟有些羡慕他能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离开双水市的专代行业。

……

酒足饭饱,直到付钱的时候,才菊花一紧,我艹,72,来自于钱包的痛感,刺激着每一个细胞!幸亏没去撸串。不过,虽然抵了我好几天饭钱,好在那顿吃得很饱。当时,我真想问一句,“免费的米饭能不能打包点?”。

自那之后,也再未跟江自远联系过,甚至他最后是否还做专代,我都不太清楚。但我希望他能如愿以偿,终有能力择一城而居。

小说首更微信公众号:二线专利代理师

公众号全文指路:https://mp.weixin.qq.com/s/3AkYdlcsG5CW9-bXMMdkYQ

授权转载公众号(知产自媒体联盟):黑兔谈检索诉讼微风IP、温度知产、知识产权进行时、半吨知产、日语专利、死肥宅、计件工、科技英语专利翻译、二线专利代理师、鲸小白IP茶话会、权阅网、渣渣妹、灵眸知产、进行时职场、小王聊知产、知识产权小透明、知产钟老板、知产人李鑫

 转载授权,请移步微信公众号。欢迎点赞、评论转发。

知识产权自媒体人加入自媒体联盟微信群,请移步公众号私信。


连载系列回顾:

二线专利代理师之死(连载1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10728-1-1.html


二线专利代理师之死(连载2)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10918-1-1.html

二线专利代理师之死(连载3)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11097-1-1.html

二线专利代理师之死(连载4)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11314-1-1.html







分享(12)

收藏(15)

点赞(9)

评论列表

  • 第1楼
    前排占位啦

    2021/09/14 20:56

    收起回复 0
    • 2021-09-16 19:40:05

      回复 0
  • 第2楼
    呦西热乎的还是

    2021/09/14 22:17

    收起回复 0
    • 2021-09-16 19:40:27

      回复 0
  • 第3楼
    z终于等到你

    2021/09/14 22:36

    收起回复 0
    • 2021-09-16 19:39:52

      回复 0
  • 第4楼
    感人的春天的故事。

    2021/09/15 08:21

    收起回复 0
    • 2021-09-16 19:46:12

      回复 0
  • 第5楼
    我从黑所出来的,黑所老板纯销售。我考过了代理人就去了写交底的事务所,跟老同事聊天,他们总是吐槽黑所一天三个案子的黑暗,压力、无聊,总是说想要找一个正规的代理机构好好学习,但也只是说说,有的即使通过了代理人考试,也选择留在黑所继续编案子,我不理解,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黑所有什么值得留念的呢

    2021/09/15 09:32

    收起回复 1
    • 2021-09-15 11:56:09

      回复 0
    • 2021-09-15 14:13:46

      回复 0
    • 2021-09-15 16:24:06

      回复 0
  • 第6楼
    写的好啊马飞!

    2021/09/15 10:49

    收起回复 0
    • 2021-09-16 19:47:05

      回复 0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