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专利黑所养成记(黑所老板的成长历程)

发布时间:2021.09.06查看:5979 评论:29

昨晚我睡得很早,大概是白天码字太多,有点累了,而码字多不是在吹嘘自己多么敬业,而是在水群冒泡。

做了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很长,大概三千字,需要我用5分钟讲完。

我梦见自己还身处大学,同学都在9栋旁边的松树下拍照作毕业留念,只有我没有急忙收拾行李,一人呆在学校的湖边凉亭散心。

不是我不想走,是因为我英语科目从大一一直挂到毕业。

说起我的英语,依稀记得那是大学刚开始不久,老师让我念课文,念到电话号码就蒙了,因为数字我只会按照顺序One、Two、Three这样念,你让我321、132、213这样我就不会了,搞得教室哄堂大笑,实在惭愧。

还要在学校再呆上一年,貌似还多了一个暑假,而我当时最大的奢望,就是别让我再住9栋。

既然有暑假,闲着没事做,跟着实习的同学去了一个黑所。起飞市的黑所很多,即使没有大专毕业证,也靠着同学的内推顺利蒙混进去。

我的邻座,是铸剑山男子学院的毕业生,他由于考研失败,也就急忙找了一份坐办公室的工作。

经过一周突击培训,我就熟悉了编写的所有套路,包括张冠李戴、移花接木、照猫画虎等等。

干了两个月后,开学了,我回到学校。

在校空闲时间多,我找起了私活,在贴吧、在咸鱼,在QQ群,在互联网各个角落拉活儿。黑所300接,我就200接,并说包答复。要是还不放心,我就承诺 包 授 权。

那时候还没有“内卷”这个概念。只记得魅族创始人黄章的一句话,“贱 人 贱 己 贱 行业”。

果然,低价就是吸引人。QQ的头像闪烁不停。

年轻人,有点臭钱就嘚瑟,从来不舍得吃食堂麻辣烫的我,开始了顿顿麻辣烫的日子,而且要多加几个肉丸,甚至金针菇上的水我都不带甩的。

新室友见状,都要求带,我用半个月的时间,生把206宿舍变成了计件工工作室。

很快,我毕业了。

毕业后,为了方便签合同,我成立了公司。

成立公司有门道,不能随便成立。在成立之前,肯定先要问问同流合污的黑老板们。

其中最黑的秃蛋说道,“现在的小韭菜不好骗了,刷刷抖音看看B站,一个个的都有法律意识了,离职了还找我补交社保。上次,就上次,我听我律师做劳务合同的伪证,差点没坐牢,小王你注意点哦,我都把公司注册地址搞到新疆咯,到时候有啥纠纷,让他们去新疆告去好了”。

这畜生,就是黑啊,这招够损啊。

“新疆”,我忽然想到,我有个在新疆上学的堂弟。就让他在那边找了代账的公司,给我在新疆注册了一家公司。

当然了,法人代表是用的邻村王大爷的身份证。王大爷是快70的老光棍,他的身份证是我用米面油换来的,答应他用完会及时还他,不会耽误他领低保。

一切就绪之后,就开始了我的黑所老板成长记。

说到黑所,在和众多黑所老板一块谈起“黑所”二字时,即使聊天时没有其他人在场,大家自己也会下意识极力辩护。

“什么黑所,我们不做代理,我们是正规的专利撰写公司。要说黑,我看包给我们案子的代理所才黑。他们一个案子三四千接,三百块钱包给我们。有时候那种客户不要求授权的发明,包给我们的时候说是发明,一点诚信都不讲”。

后来慢慢的,我也学会了这一套话术。只要在同行群里,谁说我们黑所,我就立马怼过去,还强调我给我们员工的提成是全XX最高的,放假回家我都给报销路费,你问我为啥这么好,能挣钱吗,我会说,挣啥钱,疫情期间单子少,我都亏钱了我,要是谁问我为啥还干,我就说,别问,主业炒股,纯属副业,为爱发电。

公司顺利成立。

资金有限,写字楼暂时不考虑,花两千块钱租了一间公寓,前期就买点桌子,电脑让员工自带就行了。

招人方面,打算就招一个稍微有几个月经验的,然后其他人就只招应届毕业生。招应届毕业生可以给他们说,先实习半年,转正半年后再给交社保。这样就省了一年的社保。

最后,我还会招一个有经验的,好让他给新人做培训。

就这样,我的黑所开起来了。

刚开始,都写的比较慢。就先礼后兵,先给他们打气,当然了,P U A 大 法 一定要用上。

“小李你怎么写这么慢,你看你旁边的小王,一天都写俩了,你怎么一天才写一个,你是不是没好好干,注意工作态度,还想不想转正了。”

为了好结果,我规定他们,案子必须要用三维作图,而且至少要7条权要,这叫“三维一体”。

但是,现在国知局打击非正常申请越来越严。在这种情况下,“三位一体”指定不行了。又怕人家觉得我的案子LOW,怎么办?那就在说明书上下功夫,搞实施例。怎么搞?实施例1放入独权和一部分从权,实施例2放入其他的从权,实施例2相较于实施例1,在于……,搞递进式实施例,既不用像并列实施例那样绞尽脑汁想替换方案,也可以尽量避免非正常。果然,那段时间非正常确实少了。

转眼到了夏天,担心员工有进步而萌生跳槽的不良想法,我就不准他们上班时间用QQ和微信,防止他们加一些QQ群,了解到有专利代理人考试这回事。而为了防止他们去报名考试,还专门10月份让他们天天加班。

这些工作我做得非常严密,因为如果万一不小心,有员工知道了考证这条光明正道的,会一带一群,就会搞得我很被动,明年还得换新人。

但终归纸包不住火。很快,就有员工听他们学长学姐说哪哪有单价更高的公司,于是他们就都去了。

当然了,他们在离职之前还集体 罢 工 找我,逼我提高单价。但那是不可能的,走就走吧,我继续招新人呗,反正年年都有应届生韭菜。

当然了,走的时候,按照本地的惯例,最后一个月工资我要压半年。这半年,如果答复不给我答,那你这个钱也别想要了。当然了,即使给我做了答复,我也可以P几个驳回通知书发给他。驳回了,扣钱!

就这样,凭借我的黑心,公司初具规模,靠着三维图和多个实施例,同样的报价,质量更胜一筹,很多代理所也愿意把需要编的案子转给我来做。

时间长了,我当然也羡慕他们代理所一个案子挣好几千。然而全包毕竟不是咱的强项,也就偶尔有几个客户而已,咱还得扬长避短,充分发挥自己的战略优势。

这样过了大概一年,无事可表,岁月静好。

直到有一天,我打开淘宝,看到淘宝给我推荐的专利申请的商品。我这才意识到,对啊,我可以在淘宝上架专利申请,中国这么多需要评职称的,肯定会有很多客源。

于是租了三个证,成立了事务所,在淘宝开了一家店。又招了几个淘宝客服,做商务。经过我同学专业的淘宝运营,小店月销量也可以破千。而为了防止商务和写案子的互相串通,直接把我架空,我采取了最高级的物理隔离方式,让他们办公不在一个楼层。

转眼到了夏天,公司人多,为了激励他们写案子,也怕他们只吹空调不写案子,就将公司隔成了两个房间,一个房间里安了空调,而外机就放在了另一个房间,这样,一天能写两个案子的才有资格去吹空调,而那种磨洋工的只能在外面吹外机。结果显著,七八月份虽然很热,但是公司也突破了案件量,几乎每个人一个月都能写四五十件。

生意越做越好。但人心都是不足的,慢慢的,我又盯上了政府的项目,这才是高级货。

“说白了就是帮企业骗国家钱”­­,项目达人王哥吐了吐烟圈说,“小心点,搞不好要进去的,不过别造假就行”。
高收益伴随着高风险。不过我觉得,企业知识产权不够,我们编编案子来凑,大家都不算造假吧。

“嗯,还好,虽然案子是编的,但是证书是真的,不过专利这方面审核得不严,上次我还给客户PS过证书,高企照样搞下来了。”王哥说,又介绍:

“这两年专利导航很火,搞那玩意,真是秋风扫落叶,一个模板,套一下,整成百十来页的专利导航分析,直接能整个大几万。再一个,一旦拿下高新企业,一个地方给几十万后,再把空壳挪到其他地方,另一个地方还给几十万。”

听到这,我忽然发现,自己之前开黑所,又LOW又遭人骂,真大哥还是项目。

最后,我终于走上了项目这条路。当然,专利代理也要继续做大做强。毕竟随着政策变化,项目过几年可能会断奶,而专利代理却是知识产权大厦的根基,还大有可为。

“赶紧起,再不起就迟到了,早饭做好了,我去上班了。”

我妈日复一日的说道。

梦醒了,上班写案子去了。

以上,是本人在道听途说的情况下,运用了夸张的写法,对黑所老板的成长历程做了较为形象的描述,在国知局和各省省局的大力打击下,专利行业逐渐好转,很多无资质的代理机构被取缔、受处罚。虽然在国家打击的同时,难免误伤一些正常案件,但是大部分被处理的案子都属于非正常申请的范畴。作为也在代理行业讨生计的打工人,个人希望行业健康秩序好,行业的长久,需要行业内的所有从业者,将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相趋同(真心话,没 被 绑 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死肥宅】,转载请加微信:patenters
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E1CM-U7NsiNefBHDPiRgvg


分享(41)

收藏(29)

点赞(21)

评论列表

  • 第1楼
    吹外机笑死我啦

    2021/09/06 14:40

    7
  • 第2楼
    看到最后一段话,草!居然是编的。

    2021/09/06 14:49

    收起回复 0
    • 2021-09-06 14:53:28

      回复 0
    • 2021-09-06 16:34:07

      回复 1
    • 2021-09-07 09:59:42

      回复 0
  • 第3楼

    2021/09/06 15:26

    0
  • 第4楼
    来源于... ...?

    2021/09/06 15:58

    1
  • 第5楼
    操,真实的一批

    2021/09/06 17:30

    3
  • 第6楼
    感谢分享 各位受教

    2021/09/06 18:38

    0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