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二线专利代理师之死(连载3)

发布时间:2021.08.31查看:4967 评论:34

  又名《专利代理师成长笔记》,中长篇小说,以荒诞搞笑的手法,记录一个资深专利代理师的成长过程。搞笑的笔锋下,藏着深深的无奈。信念一次次的崩塌和重塑,让这个资深的专利代理师,苟活至今,在写文的过程中,也让他发现:信念从来不是他人带来的,而应该是发自内心深处,最深刻,最纯粹的东西!这也让他由外求而得信念成长到内求而得信念的阶段,希望他能死后生重,成为一个更好的搬砖工!

  作者:梦成功;一个对专代业爱得深沉的中年男人。


  小说首更微信公众号:二线专利代理师 欢迎关注、转发、点赞。

  诗曰:
  亡羊补牢时未晚,
  壮心重振何畏艰。
  再立壮志为知产,
  初遇老师心已暖。

  中午还在吃饭,就接到了电话,说发明人找我,在办公室!

  风卷残云般地扫完面前的吃食,便急忙跑了回去,一路上的晃荡,我滴个胃呀….

  看上去,是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消瘦的面容彰显着他的执拗,坚定的眼神散发着执着的气息!

  可惜的是,见了面,也依然听不懂他的方言,好在捱到了一个能听懂的同事回来,以构思一个方案为代价,换得了他帮我当翻译。

  整个下午我在那个同事的帮助下,和发明人进行深入的交流,他的方案的确牛气轰轰,直接掀翻了科学界的能量守恒定律。整个过程可以用以下这个对话来描述:

  “我这个方案非常先进,至少领先……”
  “是的,就你的描述来看,这个技术确实非常厉害。不过有几个问题想跟你请教一下。”那时,我还不知道用“您”这个词,“有没有具体的图?”
  “没有图,不需要图,要图干嘛!我这个很容易理解的,你看哈,先把水分解了,再用氢气作为燃料驱动汽车!…..”
  “分解水的能量哪里来?”
  “我不是说了吗,你没学过化学吗?初中生都懂:电解水,把水分解成氢气和氧气,用氢气驱动汽车……”
  “那我换个问题,氢气怎么驱动汽车……”
  “汽油都能驱动汽车,氢气当然也能驱动,你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吗?你专业怎么学的?就是看你学的是这个专业,我才点名让你写的!……”
  “我的专业是工程机械!”
  “工程机械不也是车子嘛,你懂工程机械的原理,难道不理解汽车的原理吗……”
  “……”真想送给他一万只羊驼!
  “做学问,要懂得灵活变通……凡事都要举一反三!”

  他的一顿质疑和说教,吓得我立即把“您”字用上:“对,对,您说得对!那现在我还有几个问题,您的意思是先用电把水分解了,分解成氢气和氧气,再用氢气作燃料驱动汽车并产生电能,再用产生的电能去电解水吗?”
  “差不多吧,不过电解出的氧气不能浪费,可以收集起来给医院的病人用;氢气燃料产生的水也不能浪费,可以作为原料继续用,水重复利用,可以再把百公里耗水量降低70%,那就是领先世界至少70年了……”真是勤俭节约的一把好手!

  这是要把“能量守恒定律”给锤爆啊,我想了想,说,“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怎么保证氢气燃烧产生的能量,足够分解水并驱动车子呢?”

  他想了一会儿:“你这个问题好,回头我再验证验证!实在不行,再搞个太阳能,再不行,利用风能,汽车行驶时有风!”我顿时惊掉了下巴,他听懂了,他听懂我的问题了!按之前的表现,不应该能听懂啊!尼玛,之前全是在拿捏我啊……我哪儿得罪你了!

  太阳能,那不是脱裤子放屁吗?风能,真会想,你以为那风是不要钱的吗!我默默地想。

  正在我们即将谈完的时候,伴随着一阵笑声,“我来宣布一个好消息!”高总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我一抬头,只见高总往这边撇一眼,然后赶紧收了笑容,往后转了下头,似乎要退走,但紧接着大声说:“唉,我的材料呢?”。只在一刹那,又重新堆上笑容,朝我旁边的发明人走来,“胡教授,您来啦!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小梦,胡教授来了,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呢!”,前面提过,各位看官老爷可能没在意,鄙人姓梦,名成功!

  高总这系列动作,简直行云流水,堪比影帝!那明明是想逃走,来不及了,才假装找材料掩饰窘况,差点把我也唬住了!

  “我中午没吃饭就赶过来了,一直沟通到现在,水还都没喝!高总你不地道啊!”胡教授起身笑吟吟地说。对于高总的一系列动作,不知是没看到,还是没放在心上!我艹,你丫会说普通话,你大爷的,害我一个方案喂狗了!没给你水也活该……

  “我的错,我的错,小章,你先带胡教授上楼,去我办公室休息休息,沏壶茶,用我那最好的茶叶,就最里面那个!”说完,又扭头问我,“小梦,这方案你理解了吗?”

  “方案理解了,写是没问题,只是…!”

  不等我说完,高总连忙接着说:“太好了,胡教授的案子很重要,都找了好几个所了,他们都不敢接,我看好你,才把这个案子交给你的,你得好好写!”高总又朝向胡教授说,“胡教授,您先上楼稍等下,我处理个事情,一会儿我带您去醉仙楼,今天咱不醉不休!”

  “不要这么客气,这两个小伙子很不错!那你先忙,我先去你办公室等着。”

  胡教授跟着那个被高总叫作“小章”的小姑娘走出了办公室。

  高总也走到门口,然后,向电梯方向摆了摆手。确认他们上楼以后,关上门,才小声跟我说:“下次他来的时候,QQ告诉我一声,我得躲着他!不过案子能处理的话,就无所谓了!”

  “好的,你手里是不是你刚要找的材料!”

  “嗯,是的,我知道!”

  “刚才那个真是教授啊?教文学的吧!他那个方案真是一言难尽!”

  “你这么叫就行了!那个案子随便搞搞就可以了!”不等我再问,高总已经迫不急待地宣布他的好消息了:

  “大家都过来一下,我宣布个好消息:从下周一开始,咱们公司入职一个从魔都回来的专利代理人,写保护案的,已经执业五年了,经验非常丰富。大家好好跟着学!等他来了之后,我再给代理部作调整。”这简直就是一管子鸡血打在了我的身上:没人带的问题就这么解决了?不等这管鸡血被我吸收完,高总又接着说:“还有一批专利,有交底的,客户已经给到我们了,在新来的同事来到给大家组织培训,培训之后,再分给你们!这意味着,我们正式进入保护时代!”不知谁带了个头,小小的办公室里掌声雷动,大有猛虎下山之威势!

  两管鸡血下肚,我之前的颓势一扫而空!

  等高总走后,我们几个又议论开了,先是猜测新来的专利代理人;再是议论“胡教授”,对于公司里的八卦,陈静似乎就没有不知道的,“啥教授啊,一个退休的小学数学老师,喜欢别人叫他胡教授,总爱捣鼓一些天--马行空的发明,整天缠着高总给他申请专利,那些东西原理不通,实现不了。但他给高总介绍过不少客户,高总欠他人情。又不好直接拒了,所以一直躲着他!”

  “他明明会说普通话,为啥还跟我讲方言?真不是个玩意儿!”
  “撒气呗!”
  “我又没得罪他,找我撒啥气!”
  她诡笑了一下说:“这个案子,已经快拖一年了,老板还一直躲他。其中,老板已经安排过好几个人给他写了,都说搞不了,给他改方案,他又不愿意,我所知道的,你是第四个,你能写,你牛!”
  “那他不更应该好好配合,争取早点申报啊?真是奇葩。是不是给你也安排过?”
  “你猜…..”
  我……猜……
  一万头羊驼从我头顶飞过!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别忘了欠我一个方案,发明哦!”对面的江自远,悠悠地来了一句,生怕我会耍赖似的!
  ……
  “要不还是写个欠条吧……”正当我哭笑不得的时候,他又悠悠的补了一句。

(二)
  虽然心里不爽,但也得处理那件民科的案子。

  用太阳能板解决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的问题,虽然,属于脱裤子放屁。但当时也无太好的办法……,至于使用风能,那可拉倒吧!

  又跟“胡教授”沟通了几次。

  最终确定的方案是这样的:太阳能板产生电能,用这部分电能分解水,得到氢气和氧气,氧气可作他用,氢气供燃料电池车发电,水循环使用,再在燃料电池车上增加了个蓄电池(燃料电池并非蓄电池)和充电口……至于说领先世界70年,在“胡教授”的强烈坚持下,也写进行了说明书。

  提交之前,我再三跟“胡教授”说明,存在不能授权的风险,他反倒很爽快地说,不要紧,我对这个技术很有信心,你写得也很专业,我相信你!

  那时的我,听到发明人称赞,尤其是“你写得很专业!”的时候,就会兴奋一天两天的。后来再听到的时候,就觉得这是对我的侮辱。我明明觉得案子写得很一般,你夸我很专业,是什么意思?你要是专业的,你夸我,我很开心。你一个外行的夸我专业,是挖苦我,是讽刺我呢?还是在糊弄我呢?再说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才是专业的专利代理人!你可拉倒吧……

  那件民科的案子处理完,大概已经到了第二个周五上午。周五下午的时候,准备给江自远想一个方案,换回我的欠条,可他却说,他手里的案子方案都想好了,让我等等。

  “你大爷的,你这是想给我留个不好想的方案啊。”

  他狡猾地笑了,“不是不是,梦哥威武霸气,给你留简单的,那简直是污辱你!”
  ……

  由于接私活被坑,自己都觉得丢人,也没好意思跟他们说!

  周末也不再接私活了,计划在双水市溜达溜达,好好看一看这座城市!公交是最好的交通工具,百鸟湖是最好的地方!因为便宜和免费。

  关于百鸟湖,有的也称白鸟湖。

  关于这湖名的来历,有几种说法:
  第一种说是,因为湖中有个小岛,岛上人迹罕至。树木茂盛,生存着数百种鸟类,数百种肯定是夸大的说法,但十余种肯定是有的,因而叫作百鸟湖;

  第二种说法是,岛上生活着一种珍贵的鸟类,这种鸟是白色的,因而叫作白鸟湖;

  第三种说法跟湖中的小岛无关,据说是因为湖的形状像一种白鸟,所以叫白鸟湖。

  双水市围湖而建,有两条大河的支流通入湖中,市区位于两条大河之间,故而名为双水市。

  周六一大早,对付了两口吃的,就朝着百鸟湖出发了。

  湖很大,围湖种了一圈垂杨柳,春天的早上,湖边还微微有些冷!修长的柳枝,随风摇摆,在单身的人眼里,竟也如此的妩媚。

  八九点钟的时候,湖边的人,才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看上去漂亮的。

  悠闲地围湖走着,走了将近一天,脑袋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会儿想着将来会怎么,一会儿想着下周入职的代理人是什么样的,当时便暗下决心,等那代理人来了,我一定要好好跟他学。

  周日过得总是飞快,尤其是周六在外跑了一天之后。

  周一的早上,早早去了公司。左等右盼,直到8点半,老板高高兴兴地走进了办公室,后面还跟着一个女的,开始我以为是流程的小姑娘。

  老板笑呵呵地对我们说,大家都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个新同事:“这是我上周跟你们说的新同事,从魔都过来的,执业五年的资深代理人。大家欢迎!”

  我们几个应届生非常热烈地鼓起了掌,手都拍红了。钱哥和朱有才则是象征性地拍了拍手。

  我这才仔细打量起老板身边的女士,一身白色的职业装,面容白净,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背后,看上去很精神,也很干练。似乎画了淡淡的妆,恰到好处。配上黑色的高跟鞋,比高总还略微高一点点。身材也明显保持得几乎完美,一时间,想起了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当然,不是包子那版)、少年王中的白素,还有雷锋塔下的白素贞,少年时心中所有的美好形象都波涛般涌入我的脑海!专利女神的使者,应该就是这样的吧!纯洁而美好!只不过,她当时他站在我们办公室,显得极为格格不入,毕竟,除他之外,我们没有一个人是身穿正装的。当然,这也更加突显了她美好而又略显高贵的职业形象!

  “齐老师,要不您先自我介绍一下?”说着,老板往旁边让了让。

  齐老师则往前迈了一步,“大家好,我叫齐琦,你们喊我小齐或琦姐就行。我也没高总说得那么厉害,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入行五年多点,执业4年,我比较擅长电学的撰写、答复、复审和无效。以后跟大家就是同事了,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声音也太好听了,普通话中夹杂着略微的魔都腔,婉转的声调中再和着女性特有的阴柔。等等,答复、复审、无效是什么鬼?从来没听说过,正好等会儿去问她。

  “那好,我来安排人员调整:以后我们代理部分两组,一组机械一组电学;机械组,钱如山任组长,朱有才任副组长;电学组,齐琦任组长。组员的话,陈静、梦成功、江自远,你们三个分到电学组,其他人都在机械组,有不同意的吗?”

  “机械组和电学组,分的案子会有不同吗?”刘志平问道。

  “会有不同,电学组主要写有交底的材料,机械组主要写无交底的。当然,案子紧的时候,也不会分得太清。原则上来讲,机械组以机械为主,电学组以电的为主!”

  “那没有问题了!”刘志平应该是也想入电学组,但似乎并不想写有交底的材料。

  接着,老板给琦姐安排了工位,跟钱哥、朱有才一起,坐在会议室里。

  老板走后,琦姐来到客厅,对,就是被布置为办公室的那个客厅。我的座位靠近过道,她就站在我旁边,身上种似有似无的香味儿。

  她先是让我们三个作了自我介绍。没有太多可说的东西,说说专业,说说学历,入职时间,会用啥软件。

  我和陈静自不必再说,我的专业是工程机械偏电气系统方向,想必大家都已经了解了。且说江自远。专科应届毕业,大概不到20岁的样子,是机电专业的,大概比我早半个月入职。

  等我们介绍完,她说,以后我会尽量按照你们的专业给你们分案子,大家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问我,我不会的,我也会想办法帮你们弄到答案,先给你们分一批案子,你们先看看方案,不要着急写,等下午给你们培训完之后再写。

  我拿到的是三件有交底的,打开交底材料便看了起来。

  第一件是实用新型,是大学生创业比赛的,关于自充电鼠标的,发明人叫刘威。

  另外两件都是发明,同一家半导体公司的,一个是关于半导体刻蚀工艺的,一个是   关于LED加工过程中所用到的设备的冷却装置,发明人叫李才。

  琦姐则开始准备培训用的课件。

  我拿到的那件实用新型的方案有问题,原方案大概是这样的:鼠标里固定一个金属杆和一个金属线圈,在鼠标晃动时产生电能。原理很简单,金属杆切割磁感线产生电能,这好理解,但金属杆和金属线圈均是固定的,你怎么切割磁感线!正常应该是去电话问发明人,但还是去问了琦姐,那点小心思,你懂的!

  琦姐正对着一个PPT作修改,我小心翼翼的问,“琦姐,我有个几个问题!”

  “啊,好的,你说。”她停下了正在码字的手,那手,白析、纤细而修长。

  “刚您分我的那件实用新型,我觉得无法实现,您看,他的原理是……”,我把自己的理解说了一遍,她则打开了那件实用新型的交底书。对,没有纸质的交底书,因为公司没有打印机!绝对不是因为老板买不起或者不想买,毕竟老板是一个无纸化办公的推崇者,当然,书籍也属于纸。不过老板非常民主,如果你非要自费买几本学习资料,买个小本本,那他也决不会反对,甚至,他还鼓励这样做。

  琦姐看了下方案,然后略带欣赏的口气说,“就交底而言,我觉得你说得是对的,遇到这种情况,就需要跟发明人沟通,看是交底遗漏了什么,还是我们理解有问题。你先跟发明人沟通一下方案。看是不是确实有问题,如果真有问题的话,你就跟他讨论一下,看能不能改改。”

  “嗯,好的。”她身上的香味总让人有些心猿意马,我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回答,然后又问了个问题“您今天说的,答复、复审、无效是什么?”

  她惊讶地看了我足足有三秒钟。我不知道那时她在想什么,但一个自称擅长答复、复审和无效的人来说,一定不是在考虑答复、复审和无效是什么。那眼神让我感觉是她在看一个白痴或傻子一样,我不自觉地露出了囧态。

  她则笑了一下,春风一般的感觉,然后说,“可能你还没接触过,这跟专利流程有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提交的申请文件会由审查员来审查,如果审查员认为我们的方案暂不能授权,就会下发审查意见,我们需要在期限内针对审查意见提出意见陈述或者修改,这就叫答复,答复过了,专利就会授权;但如果我们的陈述没有被审查员认可,他可能再发一次审查意见或者驳回;驳回之后,我们可以提出复审请求,并作出陈述或修改文件;至于无效,则是,对于一件已经授权的专利,我们可以提出无效,就是认为这件专利不应当授权,如果无效成功,那么这件专利的专利权就相当于至始至终不曾存在过。”

  “信息量有点大,我不太懂。”我一下子懵了,这还是那个脑袋一拍,就能搞出来的专利吗?

  “不要紧,等时间长了,自然就懂了!等下午培训的时候,我会着情讲一些这方面的内容。”对于她前半句话,我是颇有异议的,如果她不来,按之前的状态下去,即便我在高贵专利代理事务所再干三年,恐怕也不清楚何为复审,何为无效。就像好多人,干了很多年,也只会编实用新型包下证,发明包进实审,仍不知分案申请、优先权为何物一样。但,她来了,或许就不一样了!

  大概是为了快点和我们打成一片,琦姐中午跟我们一起去吃的,一路上,琦姐走过的地方,回头率极高。我们几个屌丝也是相当自豪!

  因为年龄相仿,很容易聊到一起,我们吃饭的时候就已经聊开了。酷爱八卦的陈静,问了一个问题,“琦姐,你怎么回双水了?魔都不好吗?”

  “好是好,终归是漂泊,回来结婚!”琦姐很自然地回答说。但就这么一句话,让好几个男同事,顿时感觉失恋了!对,只是那几个男同事,不包括我,毕竟,当时的我只是把她当作女神一般的老师!和专利一样,一个美好的存在!在那时来讲,我自认为是配不上女神的,无论真真的女神,还是在我心中尤如女神一般存在的专利。要说现在,依然不敢十分自信地说,我是专利女神的使者!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躺平而思索!

  “啥时候结婚?”
  “你怎么来咱们公司了?”
  ……
  陈静兴奋地开启了她的八卦模式!

小说首更微信公众号:二线专利代理师
授权转载公众号:微风IP、温度知产、知识产权进行时、半吨知产、日语专利、死肥宅、计件工、日语专利(订阅号主人:日语N1满分CATTI日语一级笔译二级口译 )
转载授权,请移步微信公众号。欢迎点赞、评论转发。
知识产权自媒体人加入自媒体联盟微信群,请移步公众号私信。


二线专利代理师之死(连载1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10728-1-1.html

二线专利代理师之死(连载2)
https://bbs.mysipo.com/thread-1110918-1-1.html


标签: 专利代理师成长笔记


分享(17)

收藏(19)

点赞(18)

评论列表

  • 第1楼
    求后续!!!

    2021/08/31 21:41

    收起回复 0
    • 2021-09-02 10:08:57

      回复 0
  • 第2楼
    求后续

    2021/09/01 09:20

    收起回复 0
    • 2021-09-02 10:09:07

      回复 0
  • 第3楼
    有一个专利代理师之死,接着再来一个专利审查员之死,这部大戏才算圆满。

    2021/09/01 09:35

    收起回复 2
    • 2021-09-01 10:07:05

      回复 0
    • 2021-09-03 14:06:30

      回复 0
  • 第4楼
    催更催更!!!

    2021/09/01 10:03

    收起回复 0
    • 2021-09-01 11:03:09

      回复 0
  • 第5楼
    必须点赞。

    2021/09/01 11:51

    收起回复 0
    • 2021-09-02 10:09:27

      回复 0
  • 第6楼
    催更 催更

    2021/09/01 12:10

    收起回复 0
    • 2021-09-02 10:09:33

      回复 0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