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真的假的,美国要放弃新冠疫苗知识产权专利?!

发布时间:2021.05.06查看:338 评论:0

HI!听说了吗,美国要放弃新冠疫苗专利了!


WHY?是他们官方放出的信息么,美国人会如此大方?


真的,这件事儿已经上热搜了!


来,我们看看是什么情况。


据美媒报道,当地时间5日,美国贸易部部长戴琪(Katherine Tai)在一份声明中宣布,美国将支持放弃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专利,以扩大全球范围内的疫苗接种。




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在一份声明中写道:“这是一场全球卫生危机,新冠疫情这一特殊情况需要采取非常措施。政府深信知识产权保护的作用,但要结束这场疫情,支持放弃对新冠疫苗的这些保护。”


声明还说:“在保证美国新冠疫苗充足供应的基础上,政府将继续加大力度与私营部门和所有可能的合作伙伴合作,扩大疫苗生产和分发,同时增加生产这些疫苗所需的原材料供应。”


报道称,美国此举有可能扩大新冠疫苗的全球供应,缩小富国和穷国之间的疫苗接种差距。美国白宫办公厅主任罗恩·克莱因2日曾表示,知识产权是全球新冠肺炎疫苗短缺问题的一部分,但更大的问题在于制造业。他说,白宫将在“未来几天”透露更多消息。


有分析称,这是美国参与国际疫苗合作的一个重要举措。但也有人表示,疫苗专利并非中低收入国家生产更多疫苗的主要障碍;一些人还称,此类协议或损害企业的创新动力。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放弃新冠疫苗的专利权将影响到制药企业的利益,甚至在美国政府发布这一声明后,已经导致美股抗疫概念股连续两个交易日大幅下挫。周三OCGN收跌12.79%,BioNTech收跌3.45%,Moderna收跌6.19%。




几个月来,传染病专家一直警告称,允许病毒在任何国家无限制地传播和变异,都会对全世界构成威胁,因为出现的变种可能会对现有疫苗产生抗药性。这种威胁,加上对人类生命的根本关切,促使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放弃对新冠疫苗和治疗方法的知识产权保护。


更何况在去年10月,南非、印度等58个发展中国家就已经共同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应豁免新冠疫苗相关专利,这一提案受到100个国家的支持。


尽管曾遭到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的强烈反对,不过美国最终还是妥协了,因而才有这样一则声明。


但由于相关专利权在各大制药企业的手里,所以是否选择放弃是他们的事儿,美国政府只是表达自己支持放弃疫苗专利,但这并不代表会为了全球人民生命安全而逼着专利权人放弃。

原来是支持放弃的是美国政府,而非专利权人呀!


只不过,即便人家愿意放开相关专利了,也不会立马生效,而对于新冠疫苗的专利审查,很有可能会正常进行。





图源 Pixabay



如果多国再施压,那么也会不得不公开技术。这对于美国制药企业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毕竟新冠疫苗就是现在最炙手可热的“摇钱树”。此前还曾有美国药商在与美国贸易部官员和白宫官员的私下会议中表示,临时取消新冠疫苗相关的专利和知识产权,会给中俄掌握基体核糖核酸(mRNA)技术的机会,而这项技术未来不仅可以用于制造疫苗,而且可以制造抗癌或治疗心脏病的药物。

原来自私自利到极点的美国政府还曾试图跟我们讲礼义廉耻……

但他们大概没有了解过“强制许可制度”吧?

尽管在国际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早就给专利进行了定义,指出专利权人对其发明所拥有的独占权利保护期为20年,而且其可以阻止任何人来使用自己的专利产品。但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强制许可制度”可一定程度上促进医疗技术尤其是基础药品的普及。
当面临着拯救生命和保护知识产权的两难境遇时,多个国家(包括我国在内)提出过以下“特殊”的专利规则。

印度:

根据《1970年印度专利法》第84条的规定,在某件专利授权期限满3年后,只要上述专利符合下列任一条件,任何人都可以向印度专利、外观设计及商标管理总局提出强制许可的请求:

1、该专利发明未能满足向公众提供充分信息的要求;

2、公众无法以一个合理且负担得起的价格获得该专利发明;

3、该专利发明也未在印度境内投入使用。

注意:对于“世界药房”印度来说即使第三方获得了强制许可,该专利的所有人仍拥有相关的专利权,并且可以依照强制许可协议从使用其技术的厂商处收取费用。
印度尼西亚:

《有关政府专利实施程序的第77/2020号总统条例》的新法规被认为是印度尼西亚对新型冠状疫苗研发的预先回应,于2020年7月8日正式生效,并规定了出于紧急公共需求的原因,印尼政府可对涉及如下产品的专利实施强制许可:

1、被视为昂贵的药物和生物技术产品,或者是治疗短期内可能导致大量死亡或严重残疾并会构成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疾病所必需的药物和生物技术产品;

2、与农业有关而且是保障粮食安全所需的化学和生物技术产品;

3、防治害虫或治疗传染性动物疾病所需的动物药品;

4、以及处理自然或环境灾难所需的方法或产品。

该法规指出:对于在紧急情况下因公共利益原因专利遭到强制许可的专利所有人而言,其仍然可以生产和使用该专利所涵盖的产品,并且仍需要缴纳年费。
南非:

1997年,南非曾为了便于HIV患者购买便宜的药品制定了《有关医药品的物品控制修正》法规,该法赋予南非保健部部长批准医药品的平行进口和强制许可权的权限。

中国:
在中国,“强制许可制度”作为保护社会公众利益和防止滥用专利垄断权的重要手段,在《专利法》中亦被提及,并在第四次修改的《专利法》第五十五条指出:

为了公共健康目的,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给予制造并将其出口到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的有关国际条约规定的国家或者地区的强制许可。

同时,为了保护专利权人的自身权益,第四次修改的《专利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还指出:

申请专利的发明创造在申请日以前六个月内,在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或者非常情况时,为公共利益目的首次公开的将不丧失新颖性。

事实上,作为在新冠疫苗研发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的中国,不仅早已拥有mRNA疫苗的自主知识产权,还已在积极推动全球的疫苗分配公平。在去年5月18日,我国已经宣布中国新冠疫苗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

所以说,知识产权保护与拯救生命并不相悖。

真正的知识产权开放与共享,是开放抗疫专利,把相关的知识、数据和技术分享出去,以确保任何国家都能生产或购买负担得起的疫苗和诊疗工具。

如果大家都像美国政府这样含糊其辞地“支持放弃”,也不拦着制药企业利用专利垄断使疫苗供应商定价高昂,那么将有很多人因无力支付疫苗而失去生命,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







分享

收藏

点赞

评论列表

  • 暂无评论数据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