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博网 首页 思博资讯 看点 查看内容

利用专利进行敲诈勒索案开庭审理情况

2018-11-21 10:18| 发布者: kim-possible|/总热度:8934/13273| 查看: 7073| 评论: 32|原作者: 佑斌|来自: 佑斌

摘要: 11月20日,李某利用专利敲诈勒索案在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案情复杂,控辩双方陈述和质证就花了整整一天。为了如实展示控辩双方的观点,我先忍着不评论,尽 ... ...
来源 | 佑斌(ID:patent12345)
作者 | 佑斌

01.jpg

11月20日,李某利用专利敲诈勒索案在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案情复杂,控辩双方陈述和质证就花了整整一天。为了如实展示控辩双方的观点,我先忍着不评论,尽量清楚展示公诉人和辩护人的观点。法庭不允许录音录像,也不准旁听人记录,因此笔者只能凭着记忆复述,有些表述不准确在所难免,另外一些细节法庭尚未确认,不方便透露,希望理解。

案情背景:

李某是山东人,后落户上海,在大学时同时就读三个专业,分别是化学、物理、自动化,最后获得两个毕业证和一个学位证。李某在高中便喜欢发明创造,大学期间获得多项发明奖励。

李某毕业后主要的工作都与知识产权相关,实际控制五六家公司,其中包括科技、知识产权代理公司。李某与公司的研发人员,共申请了六七百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大概100多件。李某利用手中的专利起诉多家公司,并向证监会举报涉案公司专利侵权,先后与多家公司签订专利许可协议、侵权补偿协议,实际获利116.3万元。

2018年初,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会同浦东分局侦查此案,以知识产权诉讼为手段进行敲诈勒索为名,将李某等人抓获。

公诉人的表述与媒体之前公开的内容基本一致,新京报等作过详细报道。

公诉人认为李某利用专利侵权诉讼为要挟,敲诈勒索四家公司216.3多万元,实际获利116.3万元,构成敲诈勒索罪。这四家公司分别是掌阅科技、杭州鸿雁公司、杭州古北公司、厦门盈趣公司。

关于掌阅科技公司:

李某发现掌阅科技的产品涉嫌侵犯自己的两项专利,2017年3、4月份,李某找到掌阅公司谈判,但没有谈妥。随后,他以科斗公司的名义,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索赔2000万元,但后来觉得时机不成熟,主动撤诉。

几个月后,李某以同样的名义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起诉掌阅科技,索赔2000万元,这次与掌阅科技进行和谈,在法官的调解下达成协议,掌阅公司支付80万元,后实际支付50万元。

在达成协议后,2017年7月份,李某虚构日期,以科斗公司的名义,与其弟弟名下的步岛公司,签订专利独占许可协议,称在掌阅公司之前,科斗公司已将相关专利独家许可给步岛公司。实际上,步岛公司是由李某控制。

发起诉讼后,李某授意弟媳以步岛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披露对掌阅公司发起的专利纠纷诉讼。

此后,掌阅公司再次与李某谈判,同意支付80万元,先支付10万元,上市成功后再支付余款。

李某与掌阅科技的纠纷是本案的重点。李某实际上与掌阅科技签订两次许可协议,其中最有争议的是第二次倒签专利独占许可协议。值得一提的是,公诉人并未特别强调倒签协议的这次许可,而是认为李某两次利用专利起诉掌阅,迫使对方签订专利许可协议的行为都是敲诈勒索。

此外,李某在第一次与掌阅签订80万许可合同之后,为什么还要倒签独占许可合同?

对此,辩护律师和李某认为,李某与掌阅科技第一次签订的合同有瑕疵,第一次签订的合同是专利普通许可合同,并未在协议中明确要求李某的公司不可以再将专利许可给第三方。此外李某认为掌阅公司在签订协议后并未很好履行协议,在获得许可之后,掌阅科技依然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无效李某公司的多项专利,无效的专利中还有许多与其产品不相关,这让李某非常恼火,因此倒签独占许可协议以另一家公司再次起诉掌阅。在这种情况下,辩护律师认为李某实际上不需要倒签独占许可日期,依然可以将专利独占许可给第三方,倒签是觉得再以原公司名义不方便或者误解了需要倒签独占许可合同才能起诉。

另外,辩护律师认为第二次签订的许可协议,金额同样是80万,但这个80万并不是倒签实施许可合同的那一件专利导致的。第二次签订的许可协议实际上是一个一揽子许可协议,不但要求那一件倒签独占许可合同的专利诉讼撤诉,还要求李某不再起诉掌阅的客户,主要是几家手机企业,因为李某的企业也起诉了掌阅的几个大客户。所以这个80万并非只是因为倒签的那件专利,到底倒签协议的那件专利在80万中占有多大比重还有待讨论。

第二次李某倒签许可合同的行为先不论,李某第一次的专利侵权诉讼为什么也是敲诈勒索呢?

对此公诉人举证时提到一些,主要是相关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认为李某的专利大部分都是现有技术的组合,技术含量不高,李某申请的专利大部分未实施,目的就是起诉其他公司,或向证监会举报影响他人上市为要挟获利,还陈述了李某公司的研发人数量和研发成本。

辩护律师认为专利未实施并不是专利的瑕疵,专利维权是合法合理的行为,国际上的大公司都这么做。李某具有合法的权利基础,证监会也欢迎专利权人举报,这是保护股民的利益,避免有瑕疵的公司上市圈钱。

此外,辩护律师对相关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相关性都提出了质疑。

关于鸿雁公司、古北公司、盈趣公司:

李某同时以十几件专利对杭州鸿雁公司发起诉讼,该公司认为应诉成本过高,支付5万元获得一年的专利许可。

李某以二十多件专利对杭州古北公司发起诉讼,其中部分专利被无效,该公司担心诉讼影响融资,支付22.5万元和解费用。

李某又在厦门盈趣公司上市前提起三项专利侵权诉讼,并向证监会举报,该公司称担心诉讼影响上市的原因,支付28.8万元和解费用。

对这三个公司的专利诉讼,公诉人也认为是敲诈勒索行为,相关的证人证词认为李某进行专利布局就是为了诉讼,辩护律师认为这是正常专利攻防手段,是合法的行为,公诉人不认同。

该案法庭将择日再次审理。


来源 | 佑斌(ID:patent12345)
作者 | 佑斌
地址 | https://mp.weixin.qq.com/s/N9fvBDEjI6vklZuoZuor7A


#本文不代表思博立场#
思博APP.png


扔鸡蛋

送鲜花
1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引用 fyf860106 2018-11-21 10:26
很搞笑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0:27
此外,辩护律师对相关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相关性都提出了质疑。

关于鸿雁公司、古北公司、盈趣公司:

李某同时以十几件专利对杭州鸿雁公司发起诉讼,该公司认为应诉成本过高,支付5万元获得一年的专利许可。

李某以二十多件专利对杭州古北公司发起诉讼,其中部分专利被无效,该公司担心诉讼影响融资,支付22.5万元和解费用。

李某又在厦门盈趣公司上市前提起三项专利侵权诉讼,并向证监会举报,该公司称担心诉讼影响上市的原因,支付28.8万元和解费用。

对这三个公司的专利诉讼,公诉人也认为是敲诈勒索行为,相关的证人证词认为李某进行专利布局就是为了诉讼,辩护律师认为这是正常专利攻防手段,是合法的行为,公诉人不认同。

该案法庭将择日再次审理。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0:30
什么是知识产权运营
专利运营的本质,是以专利申请、专利权为运营对象,以市场化运作为手段,将专利的创造、布局、运筹、经营嵌入企业的产业链、价值链和创新链的运作过程中,促进优化企业创新资源的整合和资源配置结构的优化,从而实现专利市场经济价值最大化的行为。简而言之,就是将专利转化为经济价值。
可见,专利运营中最重要的客体是专利,没有专利申请或专利权,自然也就谈不上专利运营了。近几年发生的苹果三星专利战、谷歌收购摩托罗拉、华为向爱立信支付专利许可费、小米积极购买美国专利,其实都是典型的专利运营事件。
专利运营的模式专利运营所涉及的专利运用方式主要包括专利的布局、组合、托管、转让、许可、融资、作价入股、构建专利池、形成技术标准、专利诉讼等。专利运营的模式介绍几种:
1.研发实体(企业模式):如IBM公司集中管理运营模式、东芝公司分散管理运营模式。IBM公司设有知识产权管理总部,副总裁出任部长,负责处理所有与公司业务有关的知识产权事务;知识产权管理总部内设两大部:专利部和法务部(独立于公司的法务部);专利部下设五个技术领域,每个技术领域由一名专利律师担任经理。
2.专利池:必要专利的集合平台,由多个提供必要专利的专利权人集合起来相互或向第三方授权许可。
3.NPE模式:非生产实体企业,主要以收购、委托研发等方式获取专利并通过专利诉讼、许可等方式获利。如进攻型NPE公司美国高智(Intellectual Ventures)、防御性NPE公司RPX。
4.政府主导模式:由政府出资建立专利基金,帮助企业管理专利、提升专利经济价值、应对跨国专利诉讼。
5.服务平台模式:提供专利交易、成果转化的非政府性知识产权运营机构。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0:32
结合材料和所学知识,分析如何才能把我国建设成知识产权强国?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0:36
“知识产权一头连着创新,一头连着市场,是联系创新和市场的纽带;保护好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运用好知识产权就是激励创新。”全国人大代表,辽宁大学法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杨松一直对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非常关注,他表示,实现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目标,一定要强化知识产权保护,营造良好公平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和招商引资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让创新驱动战略在法制健全的环境中得到健康的发展。
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 ... 03/id/3231029.shtml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0:37

第二次李某倒签许可合同的行为先不论,李某第一次的专利侵权诉讼为什么也是敲诈勒索呢?

对此公诉人举证时提到一些,主要是相关代理公司的工作人员认为李某的专利大部分都是现有技术的组合,技术含量不高,李某申请的专利大部分未实施,目的就是起诉其他公司,或向证监会举报影响他人上市为要挟获利,还陈述了李某公司的研发人数量和研发成本。

辩护律师认为专利未实施并不是专利的瑕疵,专利维权是合法合理的行为,国际上的大公司都这么做。李某具有合法的权利基础,证监会也欢迎专利权人举报,这是保护股民的利益,避免有瑕疵的公司上市圈钱。

此外,辩护律师对相关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相关性都提出了质疑。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0:39
部分律师与学者认为,不应启用公权力介入专利纠纷。理由在于:第一,NPE在国外是一种生态,其运作专利获取收益使得专利权人能够从中分成,提高科技创新的积极性。第二,囤积专利、起诉专利侵权、索要赔偿均完全合法,正当维权也可自由选择诉讼时机,因此恶意一说并无法律依据。第三,公司担心对上市和融资的影响并非刑法意义上的恐惧心理,答应和解条件并非缺乏法律救济途径,而是更多出于商业利益考量。第四,公权力接入私权利纠纷,容易使得侵权人依靠刑法屏障蔑视知识产权的重要性,长此以往忽视创新,国家的知识产权战略也会深受其害。

杭州云知队认为,造成这种认识上的分歧的根本原因在于媒体报道侧重于“专利流氓”,而非关系到敲诈勒索定性的那次“倒签”诉讼。[url]http://yunipr.cn/index.php?g=Pc&m=Index&a=cont&token=iyabfj1442539341&id=4112
[/url]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0:46
倒签协议,是谁说的?刑讯逼供了吗?

有什么证据啊?鉴定了吗?怎么鉴定啊?谁鉴定的?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0:50
本帖最后由 siceng 于 2018-11-21 10:53 编辑

“李某与掌阅科技的纠纷是本案的重点。李某实际上与掌阅科技签订两次许可协议,其中最有争议的是第二次倒签专利独占许可协议。值得一提的是,公诉人并未特别强调倒签协议的这次许可,而是认为李某两次利用专利起诉掌阅,迫使对方签订专利许可协议的行为都是敲诈勒索。

此外,李某在第一次与掌阅签订80万许可合同之后,为什么还要倒签独占许可合同?

对此,辩护律师和李某认为,李某与掌阅科技第一次签订的合同有瑕疵,第一次签订的合同是专利普通许可合同,并未在协议中明确要求李某的公司不可以再将专利许可给第三方。此外李某认为掌阅公司在签订协议后并未很好履行协议,在获得许可之后,掌阅科技依然在国家知识产权局无效李某公司的多项专利,无效的专利中还有许多与其产品不相关,这让李某非常恼火,因此倒签独占许可协议以另一家公司再次起诉掌阅。在这种情况下,辩护律师认为李某实际上不需要倒签独占许可日期,依然可以将专利独占许可给第三方,倒签是觉得再以原公司名义不方便或者误解了需要倒签独占许可合同才能起诉。

另外,辩护律师认为第二次签订的许可协议,金额同样是80万,但这个80万并不是倒签实施许可合同的那一件专利导致的。第二次签订的许可协议实际上是一个一揽子许可协议,不但要求那一件倒签独占许可合同的专利诉讼撤诉,还要求李某不再起诉掌阅的客户,主要是几家手机企业,因为李某的企业也起诉了掌阅的几个大客户。所以这个80万并非只是因为倒签的那件专利,到底倒签协议的那件专利在80万中占有多大比重还有待讨论。

第二次李某倒签许可合同的行为先不论,李某第一次的专利侵权诉讼为什么也是敲诈勒索呢?
引用 季米 2018-11-21 11:17
见不得人家富,要穷大家一起穷这个意思。
引用 huohuasai 2018-11-21 11:26
600项专利每年的年费需要几十万吧?起诉对方才搞到100多万 这个生意没法做
引用 fyf860106 2018-11-21 11:26
本帖最后由 fyf860106 于 2018-11-21 11:29 编辑

反映下层机构水平低、或者是权力任性、或者是被害妄想症、又或者是羡慕嫉妒、亦有可能是收了别人钱,可能性太多。知识产权保护任重道远,虽然前一二年各种宣传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但是距离保护的真正落地还有很远的距离。
其实这事情若发生在中西部地区,我倒认为正常的很,但是发生在上海,就真的任重道远了。
引用 百年求知 2018-11-21 11:42
2018年初,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会同浦东分局侦查此案,以知识产权诉讼为手段进行敲诈勒索为名,将李某等人抓获
不是黑道,没有暴力,双方谈判不成上法院嘛,又不用怕李某跑路,有必要将李某等人抓获吗?
引用 woaini 2018-11-21 13:09
持续关注此诉讼的过程和结果。不管此次判定结果如何,均会对知识产权界产生影响。
引用 真味如水 2018-11-21 13:28
fyf860106 发表于 2018-11-21 11:26
反映下层机构水平低、或者是权力任性、或者是被害妄想症、又或者是羡慕嫉妒、亦有可能是收了别人钱,可能性 ...

要是发生在中西部,早被社会龙哥给收拾了
引用 siceng 2018-11-21 13:36
如果那么容易把一个人判为有罪的话,我想问问大咖,这些年那些真的想跟论坛敲诈勒索的黑客通过各种灌水的渠道恶意来论坛灌水发广告或者发违规的内容,论坛这边清理起来很困难,这些事儿公安局管不管啊,该不该抓起来。上哪去求助呢?
引用 yuer 2018-11-21 13:41
真味如水 发表于 2018-11-21 13:28
要是发生在中西部,早被社会龙哥给收拾了

这边有个已经进去的龙哥,在建大楼已经停了差不多四年了
引用 蒙蒙亮认为 2018-11-21 13:44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采用威胁、要挟、恫吓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出财物的行为。
行为人知道他人的犯罪事实,向司法机关告发是合法的,但行为人以向司法机关告发进行威胁索取财物的,也成立敲诈勒索罪。
可知识产权纠纷本身就是围绕利益(财物)的,诉讼目的本身就是索取财物。难道被欠了钱,还能以威胁去法院打官司向对方勒索钱财吗?
引用 eric_hope 2018-11-21 14:17
几年前看到过当事人的专利,只能说确实存在公诉人所说的问题,但是是否入刑值得商榷,个人比较倾向于行政处罚。

查看全部评论(32)

相关分类

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联系我们|思博网 ( 京ICP备12050374号 京公安备11010802012124 删帖规则

GMT+8, 2019-1-24 11:36 , Processed in 0.112428 second(s), 1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思博网

© 2013-2017

实名认证

应国家法律要求使用互联网服务需进行账号实名认证。

+86
验证码